番外三 遇

小说:胭脂夫人作者:醉酒微酣更新时间:2019-05-20 12:49字数:240051

竹影摇曳小轩窗。

一堆劈成松针粗细大小的檀香木屑堆积在瓷瓮中,紫砂茶壶里飘出团茶的味道。香氛满室,一道倩影静坐在旁,默然等待。

茶好,起身,执壶,倾注,浇木。

红莲素手举着茶壶,缓缓向檀木上淋洒热茶,不停翻动。均匀之后,她又盖上盆盖把淋漓香气封锁在瓷瓮内。

这方事毕,她转身出了房,到房屋常年背阴的一隅,去检查地上晾晒的檀木屑。这些木屑经过三天三夜的茶水浸泡,又要经过两三日的通风阴凉,直到内芯干透,方才算得完成了第一步。

收起晾干的檀木,她取来蜂蜜和高粱酒,按照一两檀木,两钱蜜,四钱酒的比例把东西搅拌在一起,又浸上三日。

三日取出再晾晒,晒干后进行炒制。大火半刻,中火一刻,小火半刻。直到檀木上方飘起紫色烟气,便算炒好了。

一味香药配好,并不直接制香。而是要放到地窖存放一段时间,称之“窖藏”。经过窖藏的香药,其味更加浓郁悠远。

香药磨成香粉,然后加入木粉、榆皮粉,还有少许硝石,和温水拌成泥状。经由紧密压制,最后切成条状阴干,便算大功告成了。

这是普通的檀木佛香,庙宇常用,香无论贫富都买得起,亦称平等香。

“香夫人!香夫人!”

门外有人唤,这做香的女子便放下手中活计,去打开了小院木门。

“徐婶,有事?”

来人夫家姓徐,是位中年农妇,体型偏胖,面容亲切。她见人先笑,递上一篮子鸭蛋:“喏,我闺女托人捎来的,专程要我好好谢你!上回若不是你帮忙,我家可就出丑了!”

徐婶女儿月前出嫁,可是负责妆扮梳头的喜娘却临时摔断了腿来不了,眼看迎亲的人都进了村口,新娘子还素着一张脸,徐婶是急得团团转。这时邻香夫人主动开口帮忙,她很快取来黛笔胭脂,为新娘子妆扮一新不说,还把模样描得美了几分,总算补了这岔子。

被唤作香夫人的这女子连忙推辞:“您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我哪儿能收您的东西。”

香夫人平素为人冷淡,在村里人缘很一般,不大讨喜,就算是邻,徐婶也和她往来不多。可是经过上回的事,徐婶发现她其实人不错,只是天性清冷,不太习惯与别人亲近而已。

徐婶把篮子往她手里一塞:“收下收下!跟我还气个啥!对了,你家小香在屋里头?我家大牛老念叨着她呢,有空带她上家里来玩儿。”

正说着,从院子里跑出来个三四岁的小女娃,长得粉嘟嘟的,凤眸樱唇,可爱得紧。

“娘亲,娘亲。”她咯咯笑着跑近,举起手里的东西,“你看我捏的香丸子!”

香夫人看了看那团五颜六色的东西,哑然失笑:“你玩儿泥巴了?”

“才没有呢!”小香摇摇头,努嘴道:“我是拿花瓣儿捏的,你闻,香喷喷的。”

徐婶见状夸道:“哎呦我们小香可真乖!这么小就知道帮你娘做香了,好样的!”

小香得意地把下巴一昂:“徐婆婆,我不仅会做香,我还会晒香装香咧!”

徐婶哈哈大笑,香夫人也抿笑着摸摸她的头:“是是是,你最能干,你是娘亲的小宝贝。”

小香主动帮忙,抱着篮子把鸭蛋拿进屋里。香夫人请徐婶进家里坐坐。

徐婶摆摆手:“不用了,待会儿我家老头子和儿子就从田里回来,我得做饭。你呢?灶火烧上没?”

香夫人望了眼院子里晒的香料,赧然道:“还没……做香一时做忘了。”

徐婶嗔怪道:“看你多马虎!大人经得饿,小娃儿可不是铁打的。得,你今儿个也别开火了,到我家吃去。我给小香炒盘她最爱的菇子鸡蛋!”

经不住徐婶的再三邀请,香夫人粗略收拾一下,牵着小香去了徐家。

地里干活的徐家父子回来,众人围着桌子坐下,徐娘和她儿媳妇端上几个农家小菜,香夫人打开带来的酒,给在座各位一一满上。徐叔领头举杯,大伙儿先喝一盏,就算正式开席了。

饭吃完,小香跟着徐婶的孙子大牛在房里玩,香夫人跟着徐婶收拾碗筷,拿到厨房清洗。

徐婶喝了酒有些脸红,说话胆子也大了许多,直接说道:“香夫人,你莫怪我老婆子多嘴。虽然你靠着这门做香的手艺吃饭养孩子,可家里没个男人始终不妥。再说小香儿年纪还小,你又要做生意又要照顾她,实在也忙不过来不是?依我说啊,你年纪还轻模样儿又生得好,再找个男人不难的。你晓得隔壁村子开私塾的李官人不?就是白白净净的那个。他上回来吃酒看上你了,私底下托我问问你有没有再嫁的打算?他虽然没成过亲,可他不介意你带着小香,他说会视如己出。我瞧他像是个会疼人的,又是读人,你嫁她也不算委屈。香夫人,你意下如何?”

香夫人洗着碗,微笑着摇头道:“徐婶我知道您好心,但我实在没这心思。虽然平日就我和小香相依为命,可我觉得这样挺好。”

徐婶有些失望,劝道:“现在你觉得没啥,可等小香长大嫁了人,就剩你一个人太孤零零的了。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你是不是还记着以前的相公呢?可是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他来找过你……”

“徐婶,”香夫人笑容温婉,口气却很坚决,“以前的事我也不记得了,相公什么的,我更是没有印象。我也不是念着谁,我只是不想改变现有的日子。”

村里人家睡觉早,收拾好厨房香夫人就带着小香告辞了,回了自家院子。

晚间,小香洗了澡钻进被窝,拉着她娘非要说话。

“娘亲,大牛说他生辰快到了,到时候徐叔叔会带他去城里看戏,还给他买糖人儿扎风筝……他想要什么他爹就给他什么,有爹爹真好。娘亲,为什么我没有爹爹?”

香夫人摸着她的头,柔声道:“你有爹爹的,每个人都有爹娘。只是你爹爹现在不跟我们在一起。”

小香撅着嘴:“那他为什么不跟我们在一起?他是不是不要我,不要娘亲?”

“我想他应该是被什么事耽搁了,所以才被迫和我们分开。他会来找我们的。”

“娘亲,爹爹长什么样?我从来都没见过他呢……”

“他和小香长得很像很像,眼睛鼻子嘴巴,一模一样。”

“唔……我想见爹爹。他要是再不回来,我以后都不要他了……”

不一会儿小香便不再说话,沉沉睡去。香夫人轻轻在她额头一吻,帮她掖好被角,然后吹灭烛火,也躺了下来。

幽沉黑夜,她睁大眼盯着头顶幔帐,毫无睡意。

小香的父亲,她的夫君,长得什么样?其实她也不知道。

她是一个没有记忆没有过去的人,她醒来的时候就只有一个名字——忘知。

给了她名字的这个人,是一个有着琥珀色瞳孔的年轻男人。她想他应该不是她的相公,说不上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反正感觉上他就不是。

他给了她名字和一个包袱就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

忘知忘知……到底是忘记了什么,又知道了什么?

她猜测过去的自己应该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女儿,否则手上怎么有枝纹绣的红莲?这些玩意儿,烟花之地才比较常见吧。

所以她没有过多探寻以前,而是准备开始新的人生。忘了便忘了罢,如果是太过不堪的人生,还是不要记起才好。

一切好似都在按照既定的走下去,这时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从天而降。

她怀孕了。

对于平常妇人来说有孕自然是喜,可是对于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子而言,这实在算不上什么喜讯。她压根儿就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不知为何,她几乎想都没想过要拿掉这个孩子,从她知晓有个小生命在自己体内的那一刻起,她就义无反顾地坚持要生下。

十月怀胎,独自分娩。婴孩儿呱呱落地的那一刹那,她开心地哭了出来。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她就期望能有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小家伙来到这个世上,如今这个心愿终于达成了,她怎能不喜极而泣?

这个女孩儿被取名为小香。如今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可做香的手艺却是上乘,应当是以前余留下来的。除此而外,以前的东西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唉……”

香夫人不觉幽幽一叹,侧首看着女儿恬静的睡容,轻声问道:“小香很想要爹爹么?”

每月香夫人都要去城里给一家香料铺子送香,这日她一早便收好十来包平等香,带着小香一齐进城。

顺路坐上村里佃户的牛车,小香捂着鼻子,偷偷在她耳畔抱怨道:“娘亲,臭臭……”

香夫人竖起指头放在唇上,轻轻“嘘”了一声:“别说话。把荷包拿出来闻闻。”

话刚说完,一幕场景如闪电般划过眼前,一个男声仿佛在耳边响起。

“你不是有个香包么?拿出来闻闻。”

“这么灵?是狗鼻子吧?来,叫两声给我听听……”

他是谁?香夫人绞尽脑汁地想,可他就如流星般一闪而逝,转眼就消失在了脑海深处。

“娘亲?娘亲?我们该下车了。”

到了城门口香夫人还在发愣,小香扯扯她的袖子,她这才回过神来,向车夫道了谢,提起包袱和小香往铺子走去。

一般她都是把香交到铺子便行了,掌柜拿香给钱。今天却碰到一个难事。

因为隔天便是佛生日,所以各个寺庙都要备上很多香药。这家铺子因为平等香做得特别好,所以基本上附近所有的庙宇都来这里提前预定下佛香,只要货一到店家便差人送上门去。

只是今日负责送香的伙计病了,上吐下泻,腿软得走不动路。店家人手不够,要香的寺庙又特别多,忙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焦头烂额。

于是掌柜的便和香夫人商量:“夫人您看这样成不?您帮我去送趟香,地方不远,就在十里外山上的观音洞。您雇车去,费用我出,回来我再多给您些银钱作答谢。今儿个实在忙不过来,那里的住持方丈向来关照小店,我不能失了信义……”

香夫人见状也不好拒绝,想着寺庙倒不像其他地方乌七八糟的,她一个妇道人家去也是使得,遂点头答应:“好罢。”

掌柜再三道谢,把要送的香拿给她,粗粗交待了一番,便又回头忙去了。

香夫人带着小香,雇了辆马车出了另一个城门,便往观音洞去了。

观音洞在这一带名气倒挺大,是个香火很旺的庙宇。香夫人到了以后,同门口的小沙弥说明来意,小沙弥便带着她去禅室找方丈。

香夫人交待小香:“你就在这里等着娘亲,不能乱跑,知道了么?娘亲很快出来。”

小香颇为乖巧地答应:“嗯!”

香夫人这才放心地随小沙弥进去,把香交由方丈亲自验过,这才又出来。

小香依旧在院子里等她,不过手里却多了一捧红瓣刺玫。

“娘亲你看!这花儿多漂亮!”

小香高兴地举起刺玫晃了晃,香夫人问:“花哪儿来的?”

不等小香回答,小沙弥一拍光秃秃的脑袋,大叫不好。

“哎呀糟糕!你摘了念卿师兄的花儿,他待会儿可要发脾气了!他最宝贝这些花儿,谁也不能碰,多看一眼都要遭他恨!”

香夫人听他这么一说,赶紧拉着小香往花圃走去。

路隐深深,落花沉沉。

灰色僧袍的男子站在青叶红瓣的花海中,格外扎眼。

“大师,”香夫人远远就唤他,歉疚说道:“小女贪玩摘了你的花,我带她来说声抱歉。”

和尚回眸,凤眸瞬间瞪大,难以置信。

相思成烬,早已心如死灰。而只需要这一眼,死灰复燃烈焰熊熊。

小香怯怯走近他,递上刺玫:“师父,对不起……”

和尚看着小女孩儿与自己同出一辙的眼眸,突然热泪盈眶。千言万语哽咽在喉,开不了口。

“你怎么了?”小香懵懂问他。

和尚赶紧抬袖揩了揩眼角,继而眼角上挑,唇角勾起,道:“哪儿来的偷花小贼?”

这一年,她二十五岁,他年近三十。

白露滴闻清响,花叶落带寒霜。

相识十载,胭脂洗罢指犹香。

作者有话要说:好像应该到此结束,但是又有点舍不得

非常感谢童鞋们一路追到这里,这个故事是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也许并不是那么完美,但我倾注了很多感情

这个故事里没有真正的坏人,每个人都有优缺点,都有梦想都有执着。其实我一直没说男主是谁,是因为我说不清到底谁是真正的男主。晏知是卿卿最爱的人,但他们之间错过太多。三哥死了很多年,却冥冥之中掌控了所有人的动作。沈灏步步为营,所有的算计都是从他开始……

每个人物都有让人爱让人恨的地方,我想这才是真实的人性吧,没有十全十美。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