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结局

小说:出嫁从妻作者:香蕉冰激凌更新时间:2019-05-20 12:48字数:160953

孔流宴发现自己对云微的了解真的不够。 云微这一刻俨然已经以他的妻子作居,腻在他身边,也不知道在犯什么花痴。

“大叔,你既然是皇帝,那下旨让我休了赫连尚欢那个混蛋好不好?”云微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他如果是宴皇子,她与夜之间的阻碍就没有,本来还需要辛辛苦苦地得到宴皇子和皇帝的允许才能在一起,现在,两个阻碍一下子变成了助力,她自然就不会再花脑筋去向烦恼了。

她的理想,从来就是和心爱的人厮守,根本不管对方是谁是什么身份。

“时机到了。”

孔流宴轻轻地笑了。

孔流妍淡淡地笑:“你为我守了十五年的江山,辛苦了。”

云微听着他们谈话,云里雾里。

孔流宴转向她,唇边带着一抹深情的笑容:“小微儿,做我的皇后如何?”

“皇后?”云微眨巴眼,“这样吗?可是,我要专宠!不准你的眼睛看别的不相关的女人。”

“好!”

双手十指相扣,即将面对的是未知的未来。

他的话好像是一个盅,诱惑着她。

他牵起她的手,熟悉的温度让她回过神。

“大叔?”

宫廷夜宴。

文武百官坐满整个宫殿,上座的宫人在宣读着圣旨。

大概意思很简单,孔流妍自知身体不好,禅位于其弟孔流宴。

男帝,在女尊王朝中从来是一个传说,百官宫纷纷反对。

而孔流宴便是在这个时候身着帝王装,扶着云微上了王座。

他居高临下看着百官,漠然地丢下狠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也就是在他话音刚落的刹那间,宫门被从外推开,君莫攸和司秋带着一队军人闯了进来。

座上的赫连尚欢起身,对着孔流宴跪下:“赫连尚欢愿意代表奎国臣服新君。”

孔流宴以掌心覆上她的眼。

冰冷的话,直接下达主旨:“杀无赦。”

云微什么都看不见,只是听着。

“你这个逆女,竟然做下这样的事,竟愿臣服一个男子之下。”丞相怒斥君莫攸。

君莫攸笑:“我只是为了父亲讨回一个公道。”

第一刀,由一个军人砍下,对象是丞相,紧接着,夜宴变成了一场大屠杀。

对死亡的恐惧,刀剑相碰之声,鲜血四溅,桌椅到底。

混成一片。

云微在孔流宴怀中颤抖。

孔流宴漠然地看着下面的血腥,十岁,他代替姐姐登上王位,做了下面这群人的傀儡,眼看着孔家的天下即将改姓,此次,不惜做最后一搏。

当初跟随云微去战场,也只是为了去寻找有用的人才,去云国是为了得到奎国的帮助。

他己暗中培养了自己的势力,现在也是时候更替了。

云微莫名其妙从王妃升为王后,后来才知道,那日宴会自己的衣服就是王夫所穿。

看着在忙于批奏折的孔流宴,她深深叹了口气:“其实,大叔,我还没原谅你。”

孔流要放下奏折,淡淡瞥她一眼:“薇儿的意思是让我再娶个王后,然后,填充后官?”

“你敢!”云微即刻炸毛,扑上去,紧抓住他的脖子,“如果你敢,我就改嫁!”

“哈,为夫怎么舍得。”他一伸手揽着她坐到自己的腿上,倾身,覆上她的红唇。

淡淡的草莓味在她的唇齿间蔓延,她眯眼:“大叔,你为什么喜欢吃草莓。”

“紧张的时候会吃吧。”孔流宴对她的走神不满,咬她的唇做惩罚,在她吃痛张嘴的时候,舌头滑入她口中,诱惑她沉沦。

有一件事,她总是忘记问他——到底,他爱不爱她呢?

其实,不需要问的,因为,赫连尚欢休妻了,他们彼此都剩下彼此。

御书房中很快就布满了旖旎春光。

云微一直记不起,新婚之夜到底发生了什么时,不过隐约觉得,孔流宴的反应很奇怪,那家伙好像是一个很霸道的人,连照顾她的小草都被强制嫁了人,之后,她身边的仆人只剩下女子。

新婚之夜的秘密,好像还会一直持续下去。

在被情欲吞没之前,云微脑子里的想法是——喜欢一个人的话,什么都是可以包容的,当然也包括欺骗和谎言。

她眼垂下眼,即将闭上的时候看到他手腕上一朵花的标记。

紫薇花,是属于她的东西的标志。

慢慢的幸福感,足够弥补一切的缺憾。

之后的之后。

孔雀王朝大整顿,男帝登位,赫连尚欢实施改革,男女平等,一切重新洗牌,血腥镇压,解放男人。

再后来,她问过赫连尚欢,为什么要骗她。

赫连尚欢说,臣服孔流宴,是觉得为天下改革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意思很明确,那就是骗云微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至于秦肃,嫁给了司秋,不过司秋好像在生下了一个女儿之后,难产而死,秦肃就带着小世女成为了侯府的掌权人。

卫青,被送去学习,学习归来,成为了将军,后来的后来,不知道结果如何,但听说混得风生水起。

小布的话,成为了京城第一的制衣师傅,成为赫连尚欢的专属师傅,还听说,蜘蛛丝的防弹衣被大量制造,整个孔雀王朝几乎没有蜘蛛丝了,哪里都变得干干净净的,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之后就是血腥的镇压了,就如当初孔流宴所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京城里面,大洗牌,官员基本换过,男子占了将近一半,男帝掌权,好像才是云微熟悉的时代呢。

“喂,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你当夜的时候比较顺眼?”云微对眼前倾城倾国的美人夫君表示不满——话说,以前夜对她的饮居起食都是亲力亲为的,可是孔流宴是皇帝,几乎一天见不着面。

“这样啊。”孔流复作思考状,“那不如,呆会,为夫侍候娘子沐浴可好?”

“……”

孔雀王朝的历史,自此翻开新的篇章。

——————

PS。好吧,终于结尾了,至少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