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众志成城

小说:宛如作者:喜了更新时间:2019-05-20 13:01字数:426211

“蝶玉?”俊眸瞪大,纳兰锦道:“贴身之物,皇姐给了你?”

实物证明,胜过千言万语。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云皓轩五指探入衣袖,掏出了皎若冰雪、晶莹剔透的蝶玉。

见到蝶玉,就犹如皇姐映眸。

龙威尽失,纳兰锦夺过蝶玉,掌心缓慢摩挲。乍暖还寒、如春似冬的温度,令纳兰锦确定,蝶玉是真的。

睹物思人,哀痛更甚。清泪湿润一双秀眸,纳兰锦唇瓣颤启,低喃轻唤:“皇姐……皇姐……”

纳兰锦如潮哀思,由骨而发,令云皓轩松了一口气儿。

当年,纳兰瑶对云皓轩讲过:有朝一日,劫数降临,我的女儿置身险境,义兄可找一个人帮忙。

那一个人,值得信任。他是我的皇弟,名叫纳兰锦。

话是如此说,云皓轩却觉得,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最好别找纳兰锦。

人心莫测,欲壑难填。

皇权之争,处处险恶。为夺得至高无上的帝位,父子相残、手足成仇的例子,不计其数。

纳兰锦至所以继位,成为西煌之帝,全因义妹香消玉殒,金蝶圣主离世。

如果他获悉,玉殒的义妹,竟留有血脉在世。并且,这血脉极其特殊,乃新一任金蝶圣主,西煌储君不二人选!

那么,他舍得割让帝位吗?万一不舍,女儿的存在,对于纳兰锦来说,岂非最大威胁?

由于心存顾虑,云皓轩一直左思右想,犹豫到底要不要赌一把?

赌一赌如今的纳兰锦,是否会辜负纳兰瑶信任?赌一赌如今的纳兰锦,对纳兰瑶的情,是否依然根深蒂固?

直到--

纳兰锦不愿借九星焰火,摆下修罗迷踪剑阵。

天下第一剑阵,绝非浪得虚名。如果无法破阵,自己与儿子隐华命灭此处,无惧无畏。

关键是,无法破阵,不仅延误救女儿出魔窟,也会令凤离欢、木九日等人,生死悬于一线。

这些人对女儿,或情似海深,或义比山重。倘若为了救女儿,导致他们陨命,岂不罪孽深重?

所以,原本犹豫不决的云皓轩,把心一横,赌了。

而,蝶玉一出,瞧见纳兰锦眼眶湿润,察觉纳兰锦哀痛由骨生。云皓轩知道,赌赢了!

辰帝纳兰锦,没有辜负义妹信任。义妹虽然玉陨,纳兰锦对她却念念不忘,姐弟深情长存。

如此一来,知道瑶儿为金蝶圣主,西煌储君不二人选。

即便纳兰锦眷恋皇权,不肯割让帝位,因为心中长存的姐弟深情,应该也不会残害瑶儿。

轻推纳兰锦手腕,取回蝶玉,云皓轩低语。

“辰帝,请稍等。容我嵌合蝶玉,启动水中镜心法,召唤幽冥六长老,让他们亲口告诉你,方才所言非虚。”

泪雾散去,俊眸盯望蝶玉,纳兰锦语气添了几分柔和:“不必召唤幽冥六长老了,朕信你。”

蝶玉,世间仅有两枚。

一枚,为大皇姐贴身之物。另外一枚,置放在了幽冥殿内,乃六长老与大皇姐联络的工具。

联络方法,看似极简单,只要将蝶玉嵌合,轻摁左右蝶翅间不明显的小凹孔。实则……

轻摁蝶翅凹孔,动用蝶玉召唤之人,必须懂得一门内功心法。

此门内功心法,名叫水中镜。水中镜心法与蝶玉并用,才能启动蝶玉,千里召唤成功。

以大皇姐的武功,想将蝶玉占为己有,难如登天。

即便得逞,将蝶玉占为己有。可,若不懂得水中镜心法,蝶玉充其量,也只为价值不菲的观赏物。

水中镜心法,大皇姐教过自己。

而,大皇姐也说过,世上知道水中镜心法的,除了她与幽冥六长老,便只有父皇、母后,以及他这个亲弟。

故此,眼前人所持的蝶玉,如果不是大皇姐亲手交付,那么……

水中镜心法,他岂会说得出呢?他又怎么可能说得出,另外一枚蝶玉,拥有者乃幽冥六长老?

能被大皇姐赏识,交付蝶玉,传授水中镜,必是大皇姐极信任的人。

大皇姐极信任的人,自己不该心生质疑。否则,就是质疑大皇姐的眼光,侮辱大皇姐的智慧。

所以,眼前人说的话,自己深信不疑。

眸光抽离蝶玉,移到云皓轩脸庞间,纳兰凛颤声问:“大皇姐为何玉殒?芳坟哪里寻?”

“辰帝,说来话长,一言难尽。”

蝶玉揣入袖筒,云皓轩道:“你的亲外甥女,如今陷入纳兰凛魔掌,处境堪虞。能否等救了她,我再对你详述?”

抿了一抿唇,纳兰锦又问:“纳兰凛为何抓她?”

其实,纳兰锦更想问的是……

皇姐玉殒之前,为何不将骨肉交给朕呢?她的骨肉,朕会用命呵护的。难道,皇姐不信任朕?

云皓轩启唇,斟词酌句的说道:“辰帝可知,纳兰凛对你大皇姐深爱入骨,且爱的极偏激?”

瞅见纳兰锦点头,云皓轩又语:“辰帝的外甥女,生父并非纳兰凛。”

云皓轩此言一出,纳兰锦已不必问,便知外甥女为何被抓,也知凤离欢为何要借九星焰火了。

“九星焰火,可以给你们。但--”

五指入怀,掏出九星焰火,纳兰锦道:“朕有一个条件,与你们一起行动,齐心协力救人。”

“成交。”

纳兰锦话音落下一瞬,不待他递送九星焰火,凤离欢倏地夺过,丢下两个字,以追风逐电之速奔出宽厅。

狂风席卷,随之消失的,除了医毒两大阁主、云家父子、圣水教少主端木旭,自然还有……

辰帝纳兰锦,西煌国御林军统领,以及纳兰锦训练出来的,十八名武功高强的修罗死士。

夕阳归山,暮霞隐没。

百鸟返巢,万物朦胧,天地黯淡的黄昏时分--

凤离欢一众人,抵达了绝王纳兰寒所说的,南方三十里处,一片枝繁叶茂的松树林外。

奉令而来,为主子改头换面。故此,柳晨夕与十名魅影,守在松树林外多时,乃意料中。

可,继柳晨夕之后抵达,守在松树林外多时的另外五人,却出乎凤离欢等人意料外。

这五人,乃贤王曲弦歌,以及琴瑟门天地玄黄四护法。

飞奔到曲弦歌面前,云家父子一脸的诧异,异口同声的问道:“贤王,你怎么会在此处?”

问纳兰寒要了地址,召集琴瑟门四大护法,赶来松树林外的曲弦歌,缓声道出自己来意。

“焰帝本领,弦歌从未低估过。但,暗夜楼的势力,不容小觑,为成功救人,弦歌希望尽一份力。”

“多谢贤王。”得知曲弦歌来意,云家父子齐语:“有贤王相助,对付暗夜楼,胜算必定更大。”

之前贤王府一“游”,曲弦歌内心深处,那对云思瑶种植的情愫,凤离欢并非浑然不觉。

但,心爱女子身陷魔窟,此刻不是吃醋时。

故此,斜睨一眼曲弦歌,深知暗夜楼不易对付的凤离欢,没“请”曲弦歌打道回府。

桃花眸望向柳晨夕,凤离欢道:“替我易容。”

有千面魔女之称,易容术已臻化境的柳晨夕,弯腰领命:“是,主子。”

同一时间,暗夜楼分舵--

黄昏的风,夹杂着丝丝凉意,穿窗飞入海棠轩,拂壁绕梁。

秀发旋舞、手执一册书卷的云思瑶,正斜卧一张绿藤编织的躺椅,以悠闲姿态轻翻书页。

牢笼太坚固了,云思瑶不知如何逃生,所以选择当金丝雀,当一只失去自由的金丝雀?

是,才怪呢。

即便天降缤纷雨,日月星齐现,云思瑶也不会放弃自由,当一只被牢笼束缚的金丝雀。

白天逃跑,隐身困难,实为不智之举。故此,云思瑶在等待,耐心的等待夜色降临大地。

时间悄逝,夜色终于降临。

一轮高悬天际、弯细如钩的月亮,将梦幻银辉洒耀大地时,海棠轩内的蜡烛,亦被送餐的橙护法点燃。

一桌的菜,由百厨凝神烹调,堪称色香味俱全,引人垂涎三尺。

纳兰凛一翻心意,云思瑶可没辜负。莲足轻移餐桌,落座楠木椅,她开始慢条斯理的享用。

美,真的太美了,比阁主还要美。美的诗歌难以赞其姿容,美的仙笔天墨难以绘其神韵。

灿烂星河,也不敌她一分璀璨。百花齐绽,也掩不住她的夺目风采,只能沦为陪衬。

透过月华与红烛,沉醉云思瑶丽颜,橙护法难以自拔。

一勺香汤舀入碗内,云思瑶杏眸笑望橙护法,似水柔音如天籁:“你要坐下,一起用餐吗?”

问话音入耳,终于回神的橙护法,尴尬的咳几声,一边弯腰告退,一边道:“您慢用,半个时辰后,我来收拾。”

明明被囚禁着,可瞧一瞧她的笑容,哪里有被囚禁的愁?用悠然自得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退离海棠轩前,双眸不受大脑控制,偷瞄云思瑶几眼的橙护法,佩服之感,由心而生……

半个时辰之后,橙护法如期而至。

“您早点休息。”

收拾完餐桌,碗碟放入托盘,关切之词忍不住飞唇的橙护法,又瞄了云思瑶丽颜几眼,这才低头退去。

拎壶,斟满一杯香茗。

品饮了一刻钟,待到香茗全部送入肠胃,云思瑶放下茶杯,椅间站起身,低语:“是时候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