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门外有人

小说:暮城倾雪作者:龙西西更新时间:2019-05-20 13:42字数:218483

如泽奇怪的问着如馨:“妹妹,为何不见主子呢?”

如馨左右而言他,很是为难,转过身红着脸道:“主子现在有事呢,不方便见你们。”

傲风和如泽面面相觑,现在都已下午,主子还有什么事?难道受伤了?

傲风顿时焦急了起来,想起主子单枪匹马,只身一人去对付那黑色毒云。是不是身子受了重伤。对如馨着急说道:“是不是主子上次对付那人心惶恐的瘟疫受了伤?”

如馨把头深深埋下,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看出如馨的窘迫,如泽疑惑问道:“既然主子在山庄里,为何不见我们?况且主子很担心翰国第一楼的崛起和势力。生怕被其他三国落下。”

傲风直接一脸焦急说道:“从波斯国送来舞娘被暗杀阁之人劫了,我得禀告主子一声在行动啊。”

如馨抬起头,露出为难之色对傲风说:“那傲楼主你直接去暗杀阁处把舞娘要回来把,哥,你的事不急,等晚上主子出来自然会见你。”

这样一说两个人更加焦急了,不由得分说全部往四楼上走去,如馨焦急的在下面喊道:“回来,你们真的不能去。主子房里——”

两人同时停下脚步,回头露出不解表情,傲风道:“主子房里怎么了,难道主子不在?可是明明主子就没有出去过啊!”

这——这——如馨顿时为难了,做为贴身奴婢的她来说,主子一切比什么都重要,包括对主子来说的名声。

如馨飞快的跑到前面伸长双臂拦截道:“反正不准你们去找主子。”

夕阳西下,散下一片片金光。微风吹动着白色纱帘,暗香弥漫整个房间。

房间内,**香艳场面结束。两个人偎依的着,待煜恒睡着以后,文倾雪把环在细腰上的大手放到床上,下身接连之处轻轻把煜恒推开,生怕他醒过来,一次次又永无止境的索要。

抬抬酸疼的脖子和肩,全身像散架似的无力,赤身果体站了起来,披上白纱露出薄纱下妙曼身躯,莹白肌肤上不少红痕,喧嚣着刚才的火艳香色,激情四溢。朝着卧房外的浴桶处走去,浴桶的水还有些温热,上面飘散着不少花瓣,旁边的膳食已经用一些小碗盖好,生怕凉了。男装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边。

连文倾雪不禁感叹,如馨心思真是细腻。

把薄纱落下,玉足轻轻的没入了浴桶之内,一片凉爽芬芳袭来,文倾雪此时躺在盛满花瓣的偌大浴桶里,薄粉敷面,粉腮红润。额头和两鬓发丝清水露珠。澈眸紧闭似乎睡着了,留下修长浓密的睫毛阴影。桶内水汽轻饶,云里雾里。玉骨冰肌,兰汤潋滟,顾影自怜,轻蘸细拭。

一阵水声过后,文倾雪清醒过来,睁开澈眸,煜恒光着身子没入浴桶之中,一把抱过文倾雪放在自己腿上。双手环上她芊芊细腰。

文倾雪依旧没睁开眼,柔声问道:“什么时候醒的?”

“你离开我身体的时候!”煜恒把文倾雪头轻靠放在自己胸口上,哽咽道:“雪儿,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在也经受不住你离开我了,我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文倾雪抬起头,望向煜恒俊逸面庞,摇了摇头:“我们都变了,回不到过去了。”

“不要,如果我不让你离开我呢?”

“难道你要把我锁在你身边一辈子?这可能吗?你又不知道我什么性子!”文倾雪冷漠说着,眼眸进入了深思。

“可是,那到底我要怎么做你才不会离开我?”煜恒语气有些低落,更多的是无可奈何。雪儿不比当下的女子,他真拿她没办法,除非把她绑在自己身边,绑在自己身边无非是娶了她,可是依雪儿的脾气,现在自己处境她根本不会下嫁与自己。

怎么办?雪儿我该拿你怎么办?

“我有很多事情要我做,不可能不离开你的。”文倾雪在度把自己的小脸窝在煜恒肩膀上。身子实在无力,太累了。

“雪儿,嫁给我好吗?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在说你的事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去做好的。”

文倾雪微微笑摇了摇头,至于煜恒的能力,她无可非厚。但是如果他知道自己是天下第一楼背后的主子会如何,她真有些期待了。

呵呵……

文倾雪的拒绝煜恒心里一顿低落,抱着她腰身手更加握的紧了,此时门外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吵闹之声,如馨在门外宣道:“主子,哥哥回来了,您要不要见。”

文倾雪懒懒的声音答道:“不见,叫他先下去把。”

“主子,傲……傲风求见。”如馨顿了顿,还是不把文倾雪的底子给摊出来,叫傲风,而不是熬楼主。

文倾雪明显的感到煜恒的身子一震。就传来煜恒疑问声音:“这个傲风很熟悉啊,雪儿他是谁?”

“他是我属下,应该是跟你下面的人重名了。”说完朝着门外道:“如馨,叫傲风和如泽都退下把,什么事情他们如何处理应该有分寸,我乏了,你也退下把!”

刚刚说完,傲风和如泽声音响起:“主子!属下……”

两个人出了声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文倾雪皱着眉头,何时她下属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煜恒朝着文倾雪若有所思的微笑,皎洁眼眸散发幽光,在她雪白肌肤的脸上狠狠的亲上一口,那声音挺大,要是内功深厚之人应该知道里面两人发生了什么事。

亲完之后,望向旁边桌子上的膳食,对着文倾雪上下其手,水中点燃一片火热:“雪儿,我饿了!”

文倾雪在自己酥胸上把煜恒的手给逮着:“冷——别闹,门外有人呢!”

“那不是你的属下吗?”

文倾雪点点头,羞涩无奈啊,脸上一片红霞弥漫。总不能当着傲风 如泽在亲热把,她的一时英明,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威信要被煜恒毁于一旦了。

“主子在房中行乐,岂有来打扰之理,叫他们速速退下,我要吃你,我可不介意他们能听见!”煜恒就明明哪壶不开提哪壶,专门挑文倾雪不悦的去说,而且是他们门外几人听的到的分贝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