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有孽就有报

小说:王妃不吃素作者:丫小若更新时间:2019-05-20 13:24字数:376079

不,不可能,这件事,除了她,再没有人知道,就算是柳月,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都只是知道个大概,他怎么会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

“母后,孤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你为何如此慌张?”独步逍遥冷哼一声!

“王上,哀家实在不明白,你到底想干什么,如今就我们两母子,你要杀要剐,哀家悉听尊便!”李儒风实在是忍无可忍!

“母后,瞧你这话说得,孤怎能杀你呢?你可是孤最亲最爱的母后啊!”独步逍遥话语中讽刺意味极浓,看着李儒风的眼神中,居然有了些赤、裸、裸的不屑与厌恶!

“王上,哀家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如此的不满意?”

他的厌恶,她尽收眼底,李儒风的身子如被狂风扫落的落叶,急剧的颤抖着!

“问孤?母后你是在问孤吗?”独步逍遥一把扼住李儒风的颈脖,咬牙切齿的开口:“孤的好母后,你曾经做过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吗?还需要孤来提醒你吗?你以后你带给孤的耻辱孤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吗?”

李儒风的眼中蓦然闪过一丝惊惧,她垂死挣扎着:“还请王上明示,哀家究竟做了些什么!”

“哈哈,好,好——”独步逍遥扼住她脖子的手猛地往下用力,李儒风的头重重的磕在案几上:“孤的母后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如此,那孤就带你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李儒风惊恐的问道!

“一个你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人!”独步逍遥撒手,厌恶的看着李儒风,为什么,她偏偏是他的生母?

“是……是谁……”李儒风心中陡然升起一丝极其不好的预感!

“见了你自然就知道了!”独步逍遥一甩衣袍,站起身子:“孤知道你的慈安宫有一条直通宫外的密道,今夜子时,孤会在宫外的城隍庙口等你,孤希望你一个人来,否则,休怪孤翻脸无情!”

独步逍遥说完,冷冷的转身,打开门直接就走了出去,清冷的背影中没有丝毫留恋!

“太后,太后你怎么了太后……”

待独步逍遥走远,柳月赶紧冲进屋内,眼见李儒风额头上那个红肿的包,心疼的叫出声!

“没事,哀家没事……”

李儒风靠在案几上,重重的喘着粗气,心中有丝揪心的恐慌!

“太后,王上是您的亲儿啊,他怎么可以这样待你……”

“阿月,去叫江仁进来!”李儒风强自挺直胸膛,吩咐道!

柳月点点头,出门去将一直守候在殿外的江仁叫了进来!

“太后——”

江仁进来,与柳月一左一右的站在李儒风身边!

“阿月,小仁子,你们跟在哀家身边多少年了?”李儒风理理鬓角的乱发,笑着开口!

“回太后,已有四十余载了!”江仁柳月躬身回答道!

四十余载……呵,真的有点久了,李儒风轻轻一笑:“后悔跟着哀家吗?”似乎这么多年,她并没有给过他们什么!

“不后悔!”

江仁与柳月同时摇头,她虽狠毒,可对他们二人,却是极好!

“困在宫中这些年,想过要出宫去过自由的生活吗?”一如皇宫深似海,她这个做太后皆是如此,何况他们这些做奴婢的!

……

江仁与柳月有些发愣,太后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莫名问这些问题?

“哀家知道,你们二人……”李儒风看着江仁柳月,欲言又止!

江仁老脸顿时一红,柳月更是羞急难当!

“太后,您笑话奴才了,奴才……奴才是阉、人一个……”

江仁羞愧的别开头,是的,他是对柳月有心思,宫中也并未严令阻止太、监与宫女想好,宫中许多耐不住寂寞的奴才宫女们,私下悄悄的好上了,不为别的,只为老来有个伴,只为某天忽然死了,还有个会为之伤心哭泣的人……

“呵,阉

重生1990之官运亨通小说5200

、人又如何,阿月都这把年纪了,难道她还图你点那方面不成?不就是盼着,有个暖心人在身边吗?”李儒风笑道!

“太后啊……”

李儒风一席话,说得江仁柳月想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些年,哀家虽不敢说事事处处照料到了你们,但与你们的赏赐,是决计不少的!”

“太后,奴才(奴婢)们……”

江仁与柳月吓得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说实话,这些年他们确实昧了不少不义之财在手中,很多官员想要通过他们打通太后这层关系的,或是其他太、监宫女想换个好差事的,可他们从来都是斟酌着办,从来不敢危机到太后与王朝的利益啊!

“你们这是怎么了?哀家又没有责怪之意!”李儒风苦笑着摇头,他们真以为他们那些小伎俩能瞒过她的眼睛吗?只要他们不过分,她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了!

“谢太后隆恩!”

江仁柳月赶紧低头谢恩!

“你们先起来!”李儒风弓着身子,将二人拉起来:“现在赶紧去收拾收拾,今夜子时随哀家出宫,出宫后你们帮哀家办一件事,然后就不要再回宫了,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的过完余生吧!”

“太后,奴才(奴婢)们是做错了什么吗?”

江仁和柳月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儒风,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忽然要赶他们出宫去……

“你们什么都没做错,错的,是哀家……”李儒风失笑:“有因就有果,有孽就有报,哀家的报应,到了……”

“太后,你说什么啊?奴才们听不懂啊!”

“你们不用懂,照哀家的吩咐做就行了!”李儒风深深的叹气!

“不,太后,奴才们不走,奴才们誓死跟随太后!”

江仁柳月感到了些不对劲,什么报应到了?太后怎么像是交代遗言一般……

“哀家是不是指不动你们了?连你们都要忤逆哀家是不是?”

李儒风一口气堵在心口,连声咳了起来,他们跟着她死有什么用,只是徒增两个冤魂罢了!

“太后息怒,太后息怒啊……”柳月顺着李儒风的背,脸上老泪纵横!

“去吧,快去收拾吧,哀家也得准备准备了,注意,千万要小心行事,不可让任何人发现你们的动向!”李儒风无力的摆摆手!

“是,奴才们告退!”

江仁柳月对视一眼,感伤的抹去眼中的泪,缓步走了出去!

李儒风看着她们离开,微微的眯起眼,她心中,已经隐隐猜到独步逍遥要带她去见的那个人是谁呢?哼,她怎么早没想到呢?看来,她还真的是低估了他的野心……

飘梅山!

夜半风声萧厉,绝尘坐于蒲团上,久未成眠!

禅房中的烛火猛然间一闪,待她再次睁开眼时,聂彩凤已经悄然立在她面前!

“施主好修为!”绝尘真心的赞叹,能够如此近她的身的,着实不多!

“天国御林军统领聂彩凤见过师太!”聂彩凤抱拳一礼,自报家门,她只想让绝尘知道,她虽然深夜以这种不敬的方式到访,但绝不是与她为敌的!

“原来是天国御林军统领!”绝尘了然的点点头:“贫道有礼了!”

“师太客气!”

“施主请坐吧!”绝尘抬手,请聂彩凤入座!

“多谢师太!”聂彩凤蹲下身子,坐在绝尘对面的蒲团上!

“不知施主深夜到访,意欲何为!”绝尘笑着开口!

“阿凤此次前来,是想像师太求证,王妃究竟是不是大殿下之女!”

这就是聂彩凤跟随梅淡儿来飘梅山的最终目的,虽然心中,已经隐隐有了感觉,王妃就是大殿下的后裔,她也一直将她丰作天国未来的女王尊崇,可毕竟,没能得到证实,她心中不安!

“难道你们女王没给你说些什么吗?”

绝尘皱眉,梅潇潇不是已经得知了淡儿身份吗?为何她的属下又跑来询问?难道梅潇潇没告诉她?还是她根本就不是梅潇潇的人,而是另有人派她来打探淡儿身世的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