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小说:王爷,下堂王妃莫再追作者:乐乐微笑更新时间:2019-05-20 13:04字数:209027

接下来几日赵伏翼也都没有怎么去找白芷,经常守护在轩侧妃的身边。张嬷嬷也为自家小姐感到高兴。而白芷的毒也在陈太医的调养下,渐渐开始恢复。

门,吱呀一声开了。白芷忍不住去看是谁来了,可惜顾雪进来后,就直接关上了门。白芷心里多少有些失落。顾雪见自家小家失落的样子,忍不住掩嘴偷笑道“小姐定是以为我是别的什么人了吧?”

“坏丫头,竟敢打趣你家小姐了哈。看来平日我可把你惯坏了。”白芷假装生气的说到。

“那还不是小姐乐意的!”顾雪知道白芷是和自己开玩笑,也就无所顾忌的说到。

“你这皮猴,这就来告诉我以后不该惯着你啊!”白芷笑着和顾雪调笑。

一时间屋内的气氛一下子轻松的许多。只是这时顾霜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

“小姐,有人送了这封信,说是要给你的。”

白芷狐疑的接过信,打开一看,顿时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顾雪见状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家小姐,太医说过小姐的身子不能收到太大的刺激了。不然孩子就有危险了。

“小姐……”

白芷抬头看到顾雪一脸担心自己的样子顿时觉得心更加的乱了,心中的愧疚也更深了,要不是自己让小四去找赵伏翼,现在他遭遇这一系列的事情。虽然前路还不明,但是这对顾雪来说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雪儿,我没事,只是这个消息有些……,”白芷没说下去,她看着顾雪越来越当心的脸实在有些说不出口,而且是好是坏,暂时都还不确定。她想了想说到:“雪儿,小四找到了。”

白芷的话,让顾雪愣了一下,她看着白芷的凝重的表情,还没来得及高兴,心中却忍不住一拧,难道他已经…

顾雪只觉的天旋地转,强撑着等待白芷的消息。

“别瞎想,小四还活着!”白芷见顾雪脸上的血色褪尽,脚也有些在发抖,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连忙说道。只是现在的情况一点也不好。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顾雪听到这个消息,直接一把坐到地上,刚刚的惊吓已经让她腿脚无力。无论弟弟现在是什么状况,只要活着即便是要自己照顾她一辈子自己也乐意。顾雪回神的时候,以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看着顾雪,白芷心中忍不住叹息到,看来自己真的不能在拖累这三个姐弟了。即便自己咬牙强撑着否认又有何用,身份被识破那是迟早的问题。

白芷满嘴的苦涩,看着顾雪的样子,自己又怎么去说现在的困境呢?顾雪经历了多么多事情也心智也成熟了许多,她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看白芷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这个好消息后跟着的可能是坏消息,但是只要人没事就好了。

顾雪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迎接着白芷的坏消息,白芷看着顾雪的样子,顿时觉得好笑,但是此刻她笑不出来,因为……“雪儿,小四是安然无恙,只是他在季舒玄的手里,刚刚的信是季舒玄寄来的,约我到他的府邸见面。”

顾雪忍住了,她没想到结果是这样,高兴的同时又担忧了起来。季舒玄所代表的含义她懂,但是小姐不去自己的弟弟也就危险了。

“小姐……”白芷看着顾雪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她心中所想,她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雪儿,去把之前的染料拿出来吧!”

“可是小姐不是说有问题吗?”顾雪犹豫着问道。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能瞒一天是一天吧!”白芷无奈的说到。顾雪见状就去柜子里找出之前收起来了的染料。

白芷和顾雪一翻折腾后就按要求出了门。才出门就有一顶轿子在门外等候了。

轿夫见白芷走出,躬身请白芷上轿。白芷愣了下,心中不由冷笑,对方想的还真周到。也没有推辞,顺从的上了轿子。顾雪就站在轿旁,一路跟着去季舒玄哪里。

轿子虽然有些沉浮,但也算平稳。白芷也没有感觉到颠簸。白芷不禁暗中佩服季舒玄的周到。白芷不是没有做过轿子,四人抬的轿子还是平稳度还是不够的。对方却抬的如八**轿般平稳,可见这些轿夫都不是一般人。

白芷心中暗暗一沉,看来对方这次不会轻易让自己脱身了。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了,白芷自我安慰到。白芷不知道的是自他们出了店门,赵伏翼的暗卫就一路跟踪而来。在轿子进了一个角门之后,其中一人和其他人打了个眼色,就离开了,直奔西羌王府而去。

白芷感到轿子落了下去,轻轻的放在地上发出一声“嗑”的声音,知道已经到了地方。果然不多时之前清白芷上轿的轿夫的声音传了进来:“请齐小姐下轿!”

顾雪轻轻的为白芷抚开了轿帘,然后伸手要牵着白芷下轿。白芷顺从递过手,扶着顾雪的手臂慢慢的走了出来。才出轿子,白芷看了一眼那轿夫,目不斜视,脸角棱角分明看着就是个,冷漠的人,不是兵也是打手。白芷觉得好笑,上轿前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白芷从容的走下了轿,她不再理会那轿夫,反而观察起这一院的景色,姹紫嫣红咋是好看。在冬日里能看到这样的景色看见主人是下了一番心思。

“芷儿,怎么样?这的景色不知合不合你的心意呢?”一个声音从白芷的身后响起,她转身看去,果然是季舒玄。

“不知,季公子今日请我来不仅仅是让我来看景色忘记了重要事情了吧?”白芷有些冷淡的说到。

“芷儿的事情就是我季某人的大事,我又怎么敢忘记呢?”季舒玄一脸献媚的说到。白芷顿时觉得反胃的紧,这人到这个时候了还在卖弄他的贴心。

“季公子,没忘最好,另外我很早就告诉季公子了,小女子姓齐,不是你口中的芷儿。我对你印象也才从你来醉仙楼时误认我开始的。至于印象的好坏,我想季公子应该是明白的吧!”白芷冷冷的说到。

季舒玄竟然毫不在意的笑道:“芷儿,你我一同长大,情愫早生,若不是赵伏翼他横刀夺爱,你我早已是夫妻。我还能认错你?”

“季公子,既然不信我也无法。不过季公子要知道,我现在可以是王爷的红颜知己,我没必要放着堂堂的正妃不做,来当这个无名无份的。”白芷冷笑着达到。

季舒玄没有直接接话,而且对白芷说到:“那可否请齐小姐移进屋内洗把脸验证一番呢?”

果然……白芷一点也不感到意外,知道对方肯定要来这么一出。“请!”

进了屋子,白芷就看到丫鬟们已经准备好了洗脸的用品。那铜盆里泛着ru白色,白芷知道这个是碱水,只去自己脸上“胎记”的最好中和剂。她无所畏惧的走上前,接过丫鬟递上来的帕子,细细的擦洗自己的脸。黑色的物质一丝未动。

顾雪的嘴角微微翘起,心中暗暗的压下这份喜悦,看来自己完成了小姐交代的任务。只是她没看到季舒玄并没有惊慌,他依旧淡定的看着白芷笑,余光扫过顾雪的笑容时,嘴角暗暗的露出了嘲讽。

“季公子,不知现在可否满意?”白芷洗好了脸将帕子交给了丫鬟。对季舒玄说道,她心中不停的打鼓。只希望这样能瞒过对方。只是抬头见季舒玄还是一副一脸轻松的样子,心中不禁打起了鼓。面上还要继续维护镇定。

“齐小姐,何必心急呢?不知道可否再见一个人呢?”季舒玄平静的说到。这种平静让白芷顿时危机感直冲到脑中。一个声音不停的告诫她不可以。

“季公子,还得要做多少的验证呢?是不是这次之后还有一次?”白芷假话有些恼怒的说到。

“齐小姐,莫要生气,见过此人就你就知道真相了。”说着季舒玄也不等白芷答应就拍手让人进来了。

白芷见状顿时有些气恼,“你……”只是话还未出口雪儿见到来人,脸上的血色全无。心中的恐惧不断的加大。白芷见雪儿这样,就知道这件事不能善了了,来人是一个老人,白发中参杂着几根白发显示着他只是有花甲。但是双眼中迸发出的精明却据对不是白芷能够应付的。“见过主人,齐小姐“老人朝白芷和季舒玄打了个揖,然后走到已经毫无血色的顾雪面前说到:“女娃,上次那染料还好用,不好用我这可还有洗白的办法,可要试试?”

顾雪听完这话,直接瘫坐到地上,心中不断悔恨自己的大意着了人道。白芷听了这话,再看顾雪的反应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的。染料也是季舒玄故意给顾雪的。不过即便自己暴露了又如何,难道自己光脚的还怕他穿鞋的。想明白了这点白芷,眼中精光聚闪。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