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小说:妃落红妆作者:千代兰更新时间:2019-05-20 13:02字数:109980

已经入了秋,天气已经有些寒了,我站在那莲池边,不知为何就想起了娘亲,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她了。5203187

荷花已经掉落,只剩些残叶飘落在小湖中,秋,便是一切颓败的季节。

“娘娘,你这些天身体不适,还是进屋吧,小心风寒……”娴月有些不满地唠叨着,可是手里还是将一袭白色的披风披在了我的身上。

“最近这些天更容易乏了……”我抚着额头,身体最近很容易疲劳,似乎也比以前更加嗜睡了些。

前些日子皇帝吩咐我不用早晚请安,不用理会那些宫妃们的眼光,不过是见了我的眼泪罢了……我百无聊赖,就连百椿近些日子也没有来看我,皇帝对我的越发宠爱,不知正有多少人羡慕呢。

我旋身走到凉亭,凉亭中彦兮早就备好了糕点和茶水,娴月跟在我身后似乎有话要说。

“彦兮,你去把前些日子皇上送的绢纱和首饰取来。”

彦兮狐疑地看了我们两眼,便不再迟疑,应了声便离开了。

其实有些事情是不用避着彦兮的,只是我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还是不想让她伤心。

“娘娘。”娴月眼巴巴地看着我手里的糕点,垂涎欲滴,“这两天奴婢干爹病了,奴婢好长时间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真是拿你没有办法……”我叹了口气,“你坐下吃吧,边吃便说。”

“咦?”娴月好奇地看了我一眼,“娘娘怎么知道奴婢有话对你说?”

“我还不知道你,每次你想说话的时候,脸上都写着四个大字,我想说话!”我打趣她,她意识到的便拿起一块糕点迅速塞进嘴巴里。

“娘娘……奴婢不说了还不成了……”吃到了糕点,嘴巴里乌鲁乌鲁地说不清楚,这丫头倒是学会耍赖了。

“不说了以后都没有糕点吃了。”

“别别别……”娴月将最后一口糕点咽了下去,便拼命摇着头,“我说,我说,是关于梦溪的……”

我已经料到了她会说些什么,她倒是也没有白去那延喜宫。

“娘娘,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羽才人很奇怪……”娴月一直在重复这句话,似乎这真的是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

“是怎么个奇怪法?”

“娘娘,梦溪是怎么死的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就像是云央的那件事情,就是我打听到了宫里的人没有见到尸体,延喜宫宫殿较偏远,里面现在就住着羽采女一个宫妃,但是据说路过延喜宫的人经常说这里闹鬼,半夜能听见女人的叫喊声……很吓人的,娘娘,还有那天奴婢正巧去看她……竟然发现她一个人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刀,嘴角一直在笑……差点吓死奴婢了……”娴月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接着说,“但是奴婢还是怕她是出了什么事情,大胆上前,却发现与羽采女竟然没有看见奴婢,过了一会儿自己又将刀放回了厨房,睡下了……后来我再去问她这件事情,她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记得这样的情况小时候林婆对我讲过,说是被魇了,是魔障,这样的时候人不能叫醒,否则就会变成痴傻,这似乎也是一种病……

只是华羽怎么会得上这种病?难道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人发觉吗?

“娘娘,你说的关于梦溪的事情,奴婢还在查,有些消息还是不确定……等到确定了再对娘娘说吧……”娴月想了想,这丫头现在倒是稳重了许多。

这时候彦兮已经回来将东西取了来,面上并无表情,只是这去的时候似乎有些太长了。

我笑看着她,“彦兮,既然听到了,就说说羽采女的事情吧……”

娴月和彦兮同时吃惊地看着我,随即彦兮急忙跪下身来,“奴婢知错。”

“起来吧,本来这件事情是不想让你这么早知道的……”我叹了口气,扶起来她。

“娘娘,刚刚的话我确实听到了一些,娘娘的意思是……觉得羽采女……有问题……”彦兮不确定地问我。

“这倒还没有确定,我只是怕你心里有嫌隙,所以才不想对你说……”

“娘娘是觉得彦兮不相信么?可是彦兮现在最信的人事娘娘,不是什么旁的人……”彦兮低下头,“请娘娘以后将关于奴婢姐姐梦溪的事情告诉奴婢,羽采女那边,奴婢会照看好的……”我懂她的意思,她这样忍着不过是为了她的姐姐而已。

“好。”

今晨慕宸来的时候我还在睡觉,本是早已到了起床的时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这么困,他一袭明黄色的龙袍,站在我面前显得格外的耀眼。

“这是怎么了?”他问的是春喜,我本应该起身请安的,却贪恋被窝里的温暖,不愿意睁开眼睛。

“已经好些日子这样了,娘娘似乎很容易疲劳……”

“为什么不告诉朕?”我知道他这些日子为了冰翎国那边的事情很繁忙,这一点点小事便也不想打扰他,见他怪罪了春喜,我便立即起了身。

“皇上,臣妾没有什么事,是臣妾不让春喜告诉你的。”

“你就护着他们吧。”他有些不悦,平静的眸子里似乎翻出了一些情绪,“传太医。”

“皇上不用了……臣妾没有事情,只是这几日有些劳累了……休息休息便好了……”我拉着他的衣袖,他叹了口气终究是拗不过我,便让准备出去的福公公又回来了。

“快些洗漱,今晨朕准备在这里用膳……”

我撇了撇嘴,虽说是极不情愿地起了身,但还是笑脸相迎。

桌子上的饭菜说是琳琅满目一点都不过分,仅仅早膳就准备了一百多道菜。

“皇上平日都是这样浪费的?”我有些不悦,因为在以前小时候见过很多因为吃不上饭而饿死的人,这样铺张浪费的行为,也顾不得他是皇帝,直接便说出了口。

“娘娘……”娴月在一旁小声提醒我,福公公站在慕宸的身后有些不悦,似乎是在怪我口无遮拦。

“娘娘,今天……”福公公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慕宸却打断了他的话。

“你不喜欢,下次朕便不这样了。”

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好说话,我顿时有些愧疚,像他这样在皇宫里养尊处优的人自然是体会不到人间疾苦,我又何必去怪他呢。

“皇上,臣妾知错。”

“不要说这样的话。”慕宸平静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复杂的情绪,随即用银筷夹了一块梅干扣肉给我。

我看着那块我以前喜爱的菜色不知为何却突然没了食欲,隐隐有些恶心的感觉,可是皇上亲自夹给我的,我又不能不吃,便忍着恶心的感觉咬下了一小口……

“呕——”我干呕了起来。

慕宸蹙了眉,自己也夹起了一块尝了尝,随即用丝帕将我的嘴边擦拭干净,我有些不安地看着他,他思杵了少许片刻,便吩咐传太医,这次我是说什么也逃不过太医了,那些庸医只要来了,不管有病无病都会开出一堆苦的要命的草药。

“皇上,让赵院正来吧……”

我的话让皇帝蹙了眉,但还是传了赵院正。

赵乾来的焦急,停下了还微微有些喘气,静了片刻才开始开口请安,如玉的俊俏模样却依旧不减分毫。

“微臣叩见皇上,萱嫔娘娘——”他微微俯首算是行礼。

“免礼,过来为萱嫔诊脉,隔空……”慕宸的话让我有些诧异,但随即明白过来便笑了出来,现在看他那副平静无波的眸子里怎么感觉总有些假正经的意味。慕宸见我这般取笑他,平静的眸子凌厉地扫过我,我顿时笑不出来了。

春喜将红线绑在我的手腕上,赵院正便拉住线的另一端,静静地过了片刻,便见赵院正放下红线跪了下来。

“恭喜皇上,娘娘有孕了!”

我听到这句话竟然呆住了,心中不知是喜是忧,但是手却不自觉地摸向了腹部,真不敢相信,这里竟然有了一个娇小的生命。

“恭喜皇上,娘娘!”福公公带头跪了下来,脸上是一阵释然的笑容,随即春喜和娴月也跪了下来。

慕宸缓缓地将黑褐色的眸子转向了我的腹部,思索了片刻,平静无波的脸上终于闪过了一丝情绪,“这个孩子来得正是时候。”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我心中很害怕他会不喜欢这个孩子,就像之前百椿和宁贵妃的孩子一样……

“将药方交给福公公,你们都下去。”

“是。”领了命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大殿上只剩下了我和他……还有那在殿外静静吞吐云雾的螭首……

“皇上……你……”我不知为什么有些害怕,慕宸心中所想我一直都不清楚,就像他突然对我的好一样,总是时时刻刻让我不安,他不是我能掌握的人。

“萱嫔,你安心养胎,朕……是……喜欢这个孩子的……”慕宸似乎有些犹豫地将手掌放在了我的腹部,平静的眸子闪过了一丝异样……冰凉的温度已经是我适应的了,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担心什么,也并没有见到他的脸上出现任何欢喜的颜色……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