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三 前世因,今生果

小说:闲散小女人的狼君们作者:红莎更新时间:2019-05-20 13:24字数:1648499

祭祀大典开始之前,万俟珩还亲自为桑默整理了一下她身上穿的素服,服饰简单而不失典雅,真实而不是高贵,一束纯白色长及地面,腰间挤了一条秀有繁复图文的白色腰带,然后简单挽至耳际绕至脑后轻绑小结的直垂及地的乌黑墨发与那一束纯白相照下,这黑白分明间却更加显现出来一种无与伦比的神圣。

“默儿,还记得等会儿上了天台上之后所有的步骤吗?”

万俟珩整理完之后,看桑默似乎还是有点不在状况的样子,于是便提醒的问道。这一次的事情事关律音殿不可侵犯的尊严,所以,他不希望桑默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意外。

“记得,珩,你放心吧,我的记性你还不相信吗?”

听万俟珩这样问,桑默也终于收回了心,也知道这次的祭祀大典有多重要,所以,点了点头,告诉他自己并没有忘记。

“嗯,等一下,我先上去,你后来,不用紧张,其实来的人,你都是认识的。”

见桑默已经收回了心之后,万俟珩点点头,然后抬手拂开桑默被风吹开的发丝之后,然后才低低地嘱咐着让桑默不要紧张。

“嗯,珩,你先上去吧,我不紧张的,也没什么好紧张的,你也不要紧张,我会做好每一个步骤的。”

桑默点了点头,认真说起来,这也是万俟珩的第一次正规的祭祀大典仪式,毕竟没有殿主的祭司是不完整的,所以,桑默其实也明白万俟珩心里一定也是紧张的。

似乎有了桑默的这番话,万俟珩也有为之一振的精神了,就像桑默说的那样,没什么好紧张的,因为这一次有她在,他的殿主大人。

于是,万俟珩就这样带着桑默给的动力登上了祭祀的天台,天台很高,有四五层楼那么高,所以,桑默是看着万俟珩一步一步的登上祭祀的天台的。

这一次的祭祀与上一次桑默继位大典那一次是在同一个广场的,只是,这一次,他们登上的是整个广场上最高的天台。这个天台其实额用不上几次,也就是每一任的殿主大人出现,然后现任祭司便会举行一次向全天下的人宣布的祭祀,顺便,也让继任殿主认识各国各族的领导人。

这样的祭祀大典,说白了,就是每一任殿主大人必须举行一次的会晤大会。

就这样,桑默看着万俟珩登上天台,然后在众人的敬仰下一步一步的完成着所有的步骤,然后,便看见万俟珩把方向转向了自己这边,伸出一只手来,做出一副等待迎接的样子。

而桑默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万俟珩这是告诉她,她上天台的时间到了。

“呼——”

呼出一口气,桑默深深地又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一手拂开长袍,昂首挺胸的抬脚一步一步的登上了天台的台阶,朝着万俟珩走去。

莫云,我不能等你了……

当桑默榻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心里也在对没有如约出现的莫云说着最后的失落。然后,桑默将自己的手交到了万俟珩一直在等待的大掌之中。

然后,由着万俟珩牵着桑默走向天台的最前端,停住,然后松手,万俟珩向后退了一步,到桑默的身后,由桑默一人站在前面,一垂眼,看见的就是台下站的密密麻麻的一片人头。

忽地,一阵风吹起,桑默束之身后的长发哗地迎风扬起,一道如墨的风景线出现在天台下众人的眼中,瞬间惊呆。

“天呐!殿主大人是墨发!”

“……而且,不止是墨发,连眼瞳都是墨色的!”

“轰——”

不知道是谁人说起了自己的发现,然后,跟着就有人也说出了自己的所见,然后,瞬间,所有的人都沸腾了起来,场面一下子轰然炸开,人人都为这样的发现而激动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桑默,接任律音殿殿主的时间也已经有快近一年的时间了。其实本该早就发告天下的,但是因为本殿主个人的种种原因才导致现在才和大家相会一起。其实,关于四国五宗族的继承人,我们大家已经见过的,所以,大家也不必太拘谨,这次的祭祀大典依旧同往常一样,一是为了祭奠我律音殿的先祖们,二是为了与四国五宗族的国君族长会面。”

“至于,本殿主有没有能力胜任这殿主的位子,本殿主会用最终的实力来让大家做个见证的。现在,请诸位聆听本殿主拙技献曲一支。”

桑默一本正经一脸严肃的将万俟珩交代的话说了一遍,其实,在说的时候,桑默用自己可比显微镜的视力也准确的找到了那些曾经认识的友人们,不过,看着他们都一脸震惊万分的仰着头望着自己这边的神情,桑默心里其实是很想笑的,但是却又不得不忍住,因为时机和场合都不对,这样严肃庄重的场合也由不得她那样肆意妄为。

然后,随着桑默的话落,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寒玉琴被推到了前方桑默的身边。桑默一拂衣袍,侧身坐在了准备好的案台上,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闭上双眼,抬起双手抚上寒玉琴,手指一勾,一转,一拨,随即,一声弹音震开,低沉而又具备力量,瞬间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里,然后,直接震撼得他们的心神一颤,就连大脑都麻了。

桑默闭着眼睛,脑海里什么都没有在想,只一门心思的弹奏着寒玉琴结合着心法一起,这是必须的,不然,众人是没办法体会得到她所谓的能力。

只是,桑默不知道的是,就在她闭上眼睛的时候,随着她手中的寒玉琴越奏下去,天空却越见亮堂了起来,然后才发现,原来是月亮越来越亮堂了,而且似乎也离着桑默越来越近了,最后,直接升到了桑默的上空,泛着莹莹亮光,照得闭着眼的桑默身上,宛若神仙一般让人敬畏又骇然不已。

“默儿……”

离着桑默最近的万俟珩是最先发现这样的状况的,月亮的异样,他很清楚的看在眼里,却也让他心慌不已,措手不及,这种情况是他在记载里没有见过的,所以,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他却不能在这一刻打扰桑默,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桑默在月光的照耀下继续抚弄着寒玉琴。

“殿、殿主大人是神仙吗?”

“……是、是啊,怎么月亮都为殿主大人发光发亮了?”

“而且,听着殿主大人的琴音,我感觉心里好舒坦,像是从未有过的一种幸福在包围着我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我的内伤没、没有了!”

“哇!殿主大人的寒玉琴已经修炼到这种不可思议的境界了,我的内伤也被治愈了!”

天台下,众人都因为桑默的寒玉琴音而收获了种种惊奇的效果,不禁,再一次的惹起了众人酣然大波的激动情绪。

这时候,万俟珩也是在紧紧地盯着桑默这边的动静,至于天台下众人的反应,他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注意,因为他渐渐地感觉到,有什么大事情正在发生,而且完全的关乎桑默的,所以,他必须聚精会神的抓住每一个变动。

随即,很快的,万俟珩抓住了一个变动。

那就是,桑默额头间原本淡去隐没的红色火焰图纹在慢慢地显现,由淡到浓的在转变,三片火焰图纹,如血般的完全显现在了桑默的额头眉心中间,宛如在活动一般的摇曳不已,看着也妖艳不已。

然后,又一幕惊奇的变动发生了。

只见着,那三片红色火焰图纹,忽地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开始蔓延开来,在桑默的额头上,朝着两边眉际延伸开,然后到达发鬓处才停止。而在桑默的眉心中间的那片火焰图纹直接穿过桑默的额头到达额顶上,然后图纹的周身开始发生变化,慢慢的伸展开来,由一片变换成好几片慢慢绽开,最后形成一个扇形,这样整个图纹都出来了,一眼看过去,那便是一朵盛开妖艳的火焰红莲。

还没有稍待万俟珩吸一口气,忽然,在桑默头顶上的圆月却在渐渐地出现了变化,发出来的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整个光芒直接将桑默给笼罩起来。

而桑默却还一无所知的闭着眼在演奏着她该完成的能力展示。

“默儿!”

这一刻,万俟珩再也忍不住的大喊出声来,目前的状况完全超出了他的料想,所以,他不可能会拿桑默的安全来冒险,因而,不管桑默的展示有没有结束,他做出了打断的决定。

“咦?”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什么东西?”

因为万俟珩的叫唤声是真的很大,所以,桑默被惊醒了。谁知这一睁开眼,看见的居然是一道光芒的笼罩,虽然不至于让她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但是却能阻碍她走出去。

“珩,我出不去了。这也是祭祀的一部分?”

站在光芒的笼罩里,桑默已经试图穿过光芒看看能不能出去,但是却没用,那光芒的笼罩仿佛是一道结界一般,桑默根本就奈它不何。所幸的是,至少她的说话声还能传出来。

“默儿,这不是,我也搞不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先不要慌张,或许这事跟你有关,你知道吗,你额头上的火焰图纹扩张了,几乎霸占了你一整个额头,而且颜色也变成了深红色的,你平下心来,想想,这跟你额头上的图纹有没有关联?”

桑默的不解,万俟珩看在眼里,他也惊奇这一切的发生,但是,直觉的他认为,这件事的发生,似乎与桑默有些密切的关系。

“我额头上的图纹?不是消失了的吗?”

听万俟珩这样提醒,桑默不知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一样的,就连温度都是凉凉的。所以,桑默并不清楚自己的额头上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关于自己额头上的图纹,之前在修炼寒玉琴心法到最后出现的火焰图纹桑默是知道的,只是,那图纹后来并没有多久就自己慢慢的消失不见了的,所以,桑默也没怎么特别去在意,就当做是那一时的兴起。

可是现在,听万俟珩那样说的,似乎,自己的额头上的火焰图纹并没有消失,只是隐藏了起来,而且这次出来,似乎还成长了。

这让桑默彻底的找不着方向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桑默也好想有个人能来给她解解惑啊。

而且,这时候,尽管桑默的展示已经停了下来,但是那对观众们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现在的惊奇现象,被月光耀眼的光芒笼罩起来的殿主大人,这是多么具有神奇色彩的奇迹啊。

这,又怎么能不让众人再一次的陷入呆愣状态呢?奇迹啊奇迹,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遇上的,而是百年乃至千年才有这样的一次见证啊。

“哈哈哈……丫头,不要担心,没事的。”

就在桑默和万俟珩都为眼前的状况闹心不已的时候,忽然在天空中想起了一道令桑默异常熟悉的声音来,是云逸老头的声音。

“云逸前辈!你也来了!”

一听见云逸的声音,桑默就感觉事情一定有了解决的转机,所以便高兴的喊了起来。

“呵呵,我若是不来,眼前的事,你知道怎么解决么?”

云逸的声音听上去无比的欢快一般,也像是就等着桑默有难题请他来指点的样子,殊不知他似乎忘记了,其实人家桑默也没有开口呼唤他老人家出来帮忙这样的话。

“前辈,您来得可真及时,我就知道您一定有办法的。请教桑默怎么出去这光芒屏障吧。”

当然,桑默也不是不懂事儿小孩,见着云逸老头这会儿正一副等着她夸等着她求的样儿,自然是不会当面揭穿老人家的底儿的。于是,顺着杆儿往上爬就对了。

“咳咳,丫头,我这不是来帮你了嚒。不过,能不能出得了这个光芒保护罩,我就不知道了,这得看你们自己的力量了。”

云逸知道桑默心里的急切,但是,他能做的也不多,只能起到辅助的作用而已,最主要的还是要靠桑默他们这些人的意志力了。

“没关系,只要前辈您告诉我们解决的方法,我们就一定能找到让默儿出来的法子的。”

这时候的天台上已经不只是只有万俟珩与桑默以及云逸他们了,早在月亮变化开始的那一刻,原本守在下面注视着桑默的闻人魄等人就已经顾不得什么规定不规定的都跑到天台上来了。

所以,在上来的时候正好听见云逸的话,因而,也在第一时间说出了他们一致的心里话。

“是啊,前辈,您不必担心我们,您尽管说,我们一定都照您的话做!”

万俟珩也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慎重的走到云逸的面前,行了一个大礼,代表大家给出了绝对的配合。

“前辈,您倒是别磨磨蹭蹭的了,到底要怎么样我才能从这里面出去啊?对了,只要等到天亮,月亮下班了,我就可以出去了呀,对不对,前辈?”

这说着说着,桑默自己倒是忽然想起了,这是晚上,有月光阻隔自己出去,可等到天亮了,太阳出来了之后,这月光不就消失了么。想到这里,桑默不禁彻底的放下心来了,最遭不过就是在这月光里待上几个时辰,她就当是观夜景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对,你这样想也没错,等到天亮这月亮自然是消失了的,这没了月亮,那光芒保护罩自然就没有了。”

云逸倒像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白来一场,反而还很肯定的点了点头,给了桑默肯定的回答。只是,说完之后,云逸嘴角的笑意却变得高深莫测起来了,任谁都看得出事情绝对不止这样简单。

“那个,前辈,您是不是还有话没说完?若真这么简单,您今天这不是白来了一趟吗?”

桑默是直接将自己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的,她是绝对不相信事情就只是这么简单就能解决的,这简单的背后一定有着巨大而又骇然的后果在等着他们去挑战。

“呵呵,丫头,你还真敢说。你觉的我像是会做白忙一场事的人吗?”

云逸看着桑默那想放心又有些提心吊胆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但是他也没有立马就说出自己前来的目的,只一昧的故意道,惹得桑默更加的抓心挠肺的。

“前辈,你在逗我玩呢是吧。那我还就干脆坐在这里等着天亮算了。”

桑默觉得无奈,自己不过刚才一时的口快而已,就惹得云逸这老头儿傲娇了起来,真是拿着老小孩没辙了,索性桑默干脆摆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德性给他看。

“哟!丫头,这就没辙了?你不想回家了?我可告诉你哦,错过今天晚上这机会,可没有下个店给你惦记了哦,你自己要想明白了哦。”

谁知云逸见着桑默说不出来这话之后,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桑默会真的不出来,不禁不担心,他甚至还故意的走到离桑默近一些的地方,小声的像聊天一样的将桑默一直都惦记着的事情就这么抛了出来,慌得桑默差点吐血三尺。

“什么!前辈,你说、你说今晚上,我,我就可以……你说的是真的?不骗我?前辈!”

桑默一听,就立马明白过来云逸话里的意思指的是什么,一时间惊慌失措的站起来想要冲出去,结果却被光芒的屏障给挡住弹了回去。

本来,桑默是想要直接说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回去原来的世界的,但是,及时的发现周围万俟珩他们都在关注这他们这边的对话。一时,桑默立马刹住了车,然后只问云逸事情的真假。

“丫头,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说过假话了?你要不信的话,那你就在这里面呆着吧,我也好找点回去睡觉得了。诶,我也是困得很的。”

看着桑默那焦急不已的样儿,云逸倒是不急不缓的和桑默谈天说地一样的闲扯,然后还做出要离开的样子,急得桑默那叫一个抓心挠肺啊。

“别别别啊,前辈,是我错了,我错了,前辈你说话那是字字都带真的,比珍珠还真呢。我给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吗?你一定得教了我怎么解开这保护罩的办法才成,其他的你让我做什么都成。”

桑默心里那个急啊,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听云逸的话意,今晚上就是她回去的最好时机了,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否则她就再也没有回去的机会了。这时候,她怎么能让云逸就这样走掉,那她还不得后悔死啊。

“呵呵,丫头,现在知道急了?”

云逸眨着眼,一边冲着桑默挤眉弄眼,一边还不忘调侃一下桑默的糗样。

“前辈,你明知道我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你还这样存心逗我!”

桑默知道云逸之前都是在逗自己,所以也不禁有些赌气的样子冲着云逸瞪眼道,不过,很快的,桑默自己也为着即将到来的喜悦而绷不住的笑开了。能回去了,着是多么好的消息啊。

“行了,我也不逗你了,时辰也差不多了。丫头,能不能成,我可不能打包票,这关键都在你自己的身上,因为我的力量也有限。所以,一切还是要看你的了。”

云逸也决定不再逗桑默了,看看天空,知道时辰都差不多了,这次的事情有多重要,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也必须要求这桑默认真对待,因为,这不仅仅关系着桑默能不能回去原来的世界,这还关系着蓝族和云霞国的未来存亡!

“前辈,我正等着您开口呢。”

桑默无语问苍天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到底是谁在磨蹭时间哈?

“前辈,我知道,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是你,所以,我也相信你!”

桑默知道现在只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对于自己身边的那九个男人,她想要说的有很多,但是,她没想到事情会来的这么突然,而且也没有给她多余的时间来解释,这让她一时间也没法儿下决心说什么,所以,只能将一切都交给云逸了。

其实,说白了,这也算是一种逃避吧,桑默心里也清楚,只是,有时候,逃避才是唯一的出口,所以,她也只能这样选择。

“好了,丫头那边已经有了准备。万俟小子和其他八人,我是谁你们都很清楚,我今天来,不是为别的,只是为了协助你们完成一件大事。这件大事就是,云霞国和蓝族未来的日子里能不能自己种上可口的蔬菜和植被,就要看今晚你们各自的努力了,这是千年难得一次的机会,所以,你们一定要万众一心,千万不可粗心大意。因为,这也关系到丫头的生死存亡,你们自己都掂量着看吧。”

云逸也不再隐藏,直接将这次的最主要的目的说了出来告诉万俟珩他们。其实,这也是他自己的一个任务,只不过,他只是负责指引,而桑默他们就是发展的驱力了,成败也都看他们了。

“前辈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的意思是,有办法解除我们南部区域的上古诅咒了!”

听完云逸话里意思反应最大的人就属浩赏悾璟和薄奚姝人了,因为他们身为蓝族和云霞国的本土人是最有切身体会的,从出生就见着自己的族地和国家里不见寸草,而看着别的族地和国家却绿意盎然,仿佛自己生长的地方是与之不在同一片土地上一般,心里总是膈应的难受。

而现在,忽然就听到有人说可以有办法解除这长久以来的悲剧,这怎么能不叫他们激动和急切,这可是关乎整个族人和国人的生死存亡的大事件,他们都很清楚,自己所生长的地方,已经没有多长的历史能站住脚,优胜劣汰,像他们这样的贫困生存之道,迟早是要被其他宗族和国家乘虚而入的。

现在,希望就在眼前,他们无论如何都是不愿放过的,一定要狠狠地抓住,甚至,哪怕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都在所不惜。

“当然是真的,我这不是已经站在这里了吗?”

云逸自然是了解浩赏悾璟与薄奚姝人这样激动地原因所在的,所以,他也不转弯子,直接的点头,给他们最直接的答复,希望就在眼前了。

“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扯着扯着就扯到这么大的事情上了?你真的知道解除蓝族和云霞国区域诅咒的办法?”

桑默站在光芒里面也听见了云逸说的是什么,只是,让她也觉得不可思议极了,这南方土地上的诅咒的事情,她可是听泽兰说过的,那可是上千年的事情了,这会儿突然说有办法解除它了,桑默还真的觉得这事儿是不是太巧合了点?怎么都让她给撞上了?

“不然,丫头你以为我把你招来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今晚上能助你们一臂之力!”

云逸看着桑默一脸仿佛非常不可思议的样子瞪着自己,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自己难道看起来就这么像无所事事的人?拜托,他是干大事的人好不好啊!

“诶呀,好了好了,不说其他的了,我们快开始吧,等时间过了就什么也来不及了。”

云逸嚷嚷着要大家不要再闲聊下去,毕竟这事情要是真的错过的话,那他自己也要哭死不可,这可是他等了一千多年才等来的机会啊。

“我们都听前辈您的布置。”

万俟珩与其他八个人异口同声的应道,而桑默也在隔着光芒罩点头表示。

“好,你们九人听我的安排,四国里的四人围成圈按着东南西北的方位坐在丫头周围,五宗族里的除了银族之人,其他四人都围成圈按着天地玄黄的方位坐在最外围,不要想其他的,只要坐好了就行,其他的我会告诉你们该做什么的。”

云逸率先安排万俟珩他们九个人所要处在的位置,而且这位置还不是随便能坐的,这里面有着一定的玄术,其中的关联也只有云逸自己知道。

“丫头你就坐在光芒保护罩里,现在听我的,将绣包里的我让你收集的东西全都拿出来。”

对于桑默,云逸也只是让她把收集好的四器五诀玉拿出来,因为这些东西可是这次事情成败与否的关键。因为,没有它们,根本就没办法启动解除诅咒的源力。

“哦,好!”

桑默听话的将随身携带的绣包取下来,掏出里面的五枚诀玉和三件灵器与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寒玉琴放在一块儿,然后等待云逸的下一步动作。

“万俟小子你帮我在我身边观察星象的变化,你现在站在前面去同底下的那些子民们说,丫头现在要启动寒玉琴最高心法帮助南方地域的云霞国以及蓝族解除上仙千年前留下的诅咒,但是这也需要在场各位的诚心祈祷才会得到力量。所以,请他们都诚心的闭上眼坐在地上为她祈祷,给她支持的力量。”

在启动解除诅咒的源力之前,云逸先让万俟珩去将还等待着的众人安抚好,因为在之后的过程中容不得一滴的打扰,否则将会铸成大错。而且,众人的祈祷对桑默会有很大的帮助,这并非是假话,所谓的信仰,那本就是不可忽视的自然之力。

“是,前辈,晚辈这就去通知众人这个好消息。”

万俟珩起身,说完便转身朝着天台的最前端走去,然后按着云逸给的说辞,想天台下的众人说明情况。

果然,当他的话一说完,底下的众人就都不可思议的欢呼起来,然后,都纷纷就地的坐在地上,闭上眼开始诚心的为桑默而祈祷,也为云霞国和蓝族祈祷。

“众灵听令!青龙、金凤、白虎、朱雀、玄武,归位!”

当万俟珩也回到原来自己的位置坐好之后,只见着云逸用手指不知道在面前凭空画着什么,片刻后,忽的,只听见云逸一声高喝,然后刷的手上一挥,似是将刚才凭空画的东西挥了出去,嘴里也在念念有词的喊出一串的名儿。

随后,跟着云逸的话落,顿时,天地间忽的一阵风涌云异,紧接着四方传来了一阵阵不同的怒吼声,龙吟,虎啸,凤鸣,雀啼,蛇嘶,都在桑默的周身咆哮开来。

只是,又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这一切,都只是在桑默的眼前展现,而其他人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就像桑默现在所能看见的就是,在自己的头顶上方分别耸立着五樽宛若天神般的庞然大物,一条藏青硕长的巨龙,一头雪白高大的白虎,一只展翅仰鸣的火凤,一只四不像的大鸟,一只蛇龟合体的不明动物。

桑默是看着这五樽庞然大物从五诀玉里闪现出来的,而这些东西都没有再进去到诀玉里,而是坐落在天空的上方,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起!”

然后,在桑默还没反应过来前,云逸这边已经有了下一步的动作。只听见他一声扬起,桑默就眼睁睁的看着摆放在眼前的五枚诀玉凭空腾飞了起来,然后穿过光芒的保护罩,分别停在了闻人魄,亓官夙,浩赏悾璟,百里璎珞,濮阳青葙五人的面前。

随即,放在桑默眼前的其他三件灵器也飞了出去,然后停在了鲜于千澜,即墨羽,以及薄奚姝人的面前。

“现在,你们八人按照我说的做,面前停滞的是诀玉的人,将诀玉抓在手心里,是灵器的人,将灵器也拿下来。”

云逸的话一拨接一拨的,然后毫不停顿的吩咐着。

“丫头,你眼前到的是什么?”

紧接着,云逸头也不抬的问着桑默眼前的变化,似是在确认什么。

“额,五樽庞然大物,龙,凤,虎,鸡鸟,龟蛇,前辈,它们的样子都好狰狞,不会把我怎么样吧?”

桑默这时候总算是缓过劲儿来了,看着自己头顶上这些个天神般的大物们,她有些心慌慌的问云逸自己的安全有没有保障。

“丫头,你不要慌,它们都是灵兽,对你不会造成任何伤害的。丫头,你现在听着,你要做的就是,用寒玉琴音激发出它们的灵力,然后开启大自然的力量,用大自然的力量来解除上仙留下的诅咒。丫头,你要记住,你要用绝对的诚心将寒玉琴音传播出去,打动它们,这样一来它们的灵力就会越大,而且这也关系到整个南方地域的未来,你万万不可中途放弃,不然你就会被它们的灵力反噬,具体的后果,是连我也没办法挽救的。所以,丫头,你要加油!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云逸在做好一切准备后,对光芒保护罩里的桑默说道,这一次,云逸是用着无比认真不可忽视的严肃态度来给桑默忠告的,他也不希望这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就这样以失败告终,更不希望桑默伤害,不然自己就得愧疚一生了。

“前辈,你放心,我别的能耐没有,就剩坚持不懈这一点还算说得过去的优点,所以,请相信我吧。”

桑默也以同样认真的态度回复云逸的关心和担忧,她知道这关系着浩赏悾璟的族人和薄奚姝人的国家的人民的未来生存,所以,她绝对会拿出十二万分的坚持来对待的。

“好,丫头,我相信你能办到的,而且,成功了也就意味着你可以回去你自己的世界了。”

云逸也给了桑默一个莫大的诱惑力在前方,也算是给桑默一道动力吧。

“是,前辈,我开始了。”

桑默点点头,她要用行动来回报云逸对她的支持,至于回去的事情,桑默想等到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再决定也不迟。

“好,丫头,你开始吧。”

云逸也点点头,示意桑默可以开始了。

“现在面前是灵乐器的三人将灵乐器拿起来演奏,不用演奏其他的曲目,就演奏全天下连三岁小娃都会的‘归来曲’,然后要一直演奏不能停,直到桑默丫头在里面完成为止。”

“另外手握诀玉的五人,将自己左手的尾指划一道小口子,记住,只要很小的一道口子就行了,然后将流出来的血滴在诀玉上,血流不能太快,但也不能停滞,要一滴一滴的滴在诀玉上面就行了。”

“我说了这么多,你们一定觉得奇怪,但是,请不要问原因,待会儿,你们自己会知道原因是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们,要你们这样做的目的最主要就是为了给桑默丫头传输力量,她需要你们给她力量。”

云逸说了这么多,也知道这些都以桑默为中心的男人一定不会有二意,一定会遵照他说的去做,所以,他也相信他们一定会支持桑默到最后的。更何况,他们是与桑默有着息息相关的命运交织的人。

而闻人魄他们在听完云逸给的任务之后,彼此都没有任何表情变化,都是一副准备为桑默赴汤蹈火的镇定表情。

“当——”

紧接着,桑默手上的动作便开始了,静下心来,桑默闭上眼,在心里默默启动寒玉琴心法,从第一层慢慢地运转起来,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一路慢慢的到达第十层巅峰,手里的动作也愈见轻盈起来,渐渐地心境也扩展开来。

而这边,闻人魄,亓官夙,浩赏悾璟,百里璎珞,濮阳青葙他们五人也开始了手上的动作,他们用亓官夙给的银针在左手的尾指上扎了一针,然后血慢慢地渗出来,滑下滴落在他们自己手中握着的诀玉上,亲眼见着手上的诀玉将自己的血液吞噬吸入……

而鲜于千澜,即墨羽,以及薄奚姝人他们三人,也都将各自手中的墨玉笛,血玉埙,紫玉琴,因为‘归来曲’是天下人耳熟能详的曲子,所以,他们都知道怎么演奏,所以在看着大家都动手起来,他们也都试着开始吹奏的吹奏弹奏的弹奏起来,不过传出来的曲乐却都是一样的就是了。

在大家都沉浸在一片专心致志当中时,这边,万俟珩也在一刻不松弛的观察着天空上的星辰变化,属于桑默的那个最亮的星辰的光芒在不断的发出光芒,而在她周围围成圈的几个星辰也都在逐渐的明亮起来,这让他安心不少。

虽然,万俟珩知道自己不能直接参与到支持桑默的行动中去,但是,他会用自己的力量来锁定桑默,让她在危险来临前安全撤退,这是他毕生的坚持。

随着时间的慢慢潜行,桑默他们的坚持也已经慢慢的持续近一个时辰了,而在这其间,周围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安静得教人难耐但却不会想去打扰,所以都心平静气的等待,等待着桑默的成功。

然而,大家在等待着的时候,桑默却在自己的意象中看见了非常不得了的画面,而且让桑默吃惊不已的是,那画面对她来说竟有着莫名的熟悉感,可桑默却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参与过那样的事情。

这一切,让桑默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但又有着莫名其妙的害怕,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而且自己只有承接的份儿。

此刻,在桑默眼前出现的是一道像是在播放的陈年老电影,画面看着却很美轮美奂,地点看着像是在一个辉煌的宫殿,但是宫殿的四周都是由巨大的石柱子撑起的,没有所谓的遮风挡雨的墙壁。

而此时,宫殿的主位上正做着一名美艳而不失高贵的女子,个子高挑,体态优雅,身上穿着的轻纱绸锦长及拖地,意外的是,女子身后也有着长及拖地的如墨长发,还有如墨般的眸子里面泛着凛凛寒光和不快,而这些,都不是让桑默最在意的。

其实,桑默最在意的是,那女子的额头上的图纹,火焰般的红莲,延伸了整个额际,这让桑默想着刚才万俟珩讲述的自己额头上的变化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莫名其妙的,桑默就想到,这女人,不会是跟自己有什么渊源吧。可是这样的想法才一经过大脑,桑默就忍不住的浑身一颤,莫名的有点背脊发凉。

然后,桑默还看见,在女子的下方,还有好几位看起来很尊贵的人在,有男也有女,每个人看起来似乎对坐在主位上的女子都有何几分敬畏和讨好。

场面看起来似乎是一场酒宴,因为底下的几个人都在进退不停的轮番对主位上的女子献言然后敬酒,而主位上的女子却是似笑非笑的端着手中的酒杯像是应付一般的举起酒杯,然后却并没有喝的意思。

看着这样的画面,桑默感觉主位上的女子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因为她看见了女子的眼神不经意的一直都在望着宫殿的大门方向。

果然,没多久,桑默就看见宫殿的大门方向急急忙忙的走进来两个人,都是男子,看起来要比之前的那些人年轻许多,然后,在两人到达宫殿正中之后便纷纷跪下,然后朝着主位上的女子叩首跪拜。

但是,主位上的女子却并没有任何动作,也不开口让人起来,就只是嘴角噙着一抹看上去再明显不过的假笑,像是在证明着她是故意不让那两人起来的。

然后,在一旁跪着的一个男人自己站了起来,然后顺带的也将身边跪着的男子也拉了起来,抬着头冲着主位上的女子在说着什么。

而在男人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身旁的男子伸手捂住了嘴,拉着他完后退了两步,似乎是在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脸上的表情也是惊慌失措不已,还不停的来回注意着主位上的女子的神色变化,像是害怕着她一样。

却见着,主位上的女子似乎也回了男子什么话,但估计不是什么好话,让男子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色,甚至还微微颤抖了起来,然后见着这被捂住嘴的男子一把甩开了嘴巴上的手,然后将身旁的男子拉到身后,然后一手指着追问上的女子,看样子是在放狠话的样子,一脸愤恨样。

然而,在男子说完狠话之后,被他拉到身后的男子却是更紧的抓住了男子的手臂,然后一脸恳求的样子在对同伴说着什么,脸色已经是一脸的苍白了。

可是,男子的同伴似乎不肯妥协的样子,一把抓住同伴的手,似乎说着什么愤恨的话,像是在对同伴说,但是,桑默却见着主位上的女子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阴沉下来了,而且那脸上显而易见的怒色是再也不愿隐藏了,甚至还直接将手里的酒杯砸在了地板上。

然后,主位上的女子手一挥,指着底下的两人,嘴上勾起笑意,似乎是说着让在场所有人都脸上变色的话,其中脸色最难看的就数刚才对着主位上的女子放狠话的男子,桑默几乎都看见他紧抿的嘴颤抖的泛白了。

紧接着,那位原本恳求同伴的男子颤抖着身体,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开始给主位上的女子磕头,而且看那力道,似乎是越磕越重的样子。

这时候,其他在场的人也跟着上前帮忙求情,有的人还劝着那位硬挺着的男子,让他服软赔礼的样子,嘴上也说着什么,反正桑默是听不见他们的声音,单从他们的表情动作上来判断而已。

看着这样的场面,桑默以为那位之前很硬气的男子至少会服个软什么的,毕竟他的同伴在坐着那样卑微的举措,他至少也应该会为同伴想想吧。

只是,桑默还是看错了。因为,那个男人不仅没有服软,而且还怒气冲冲的直接冲到主位上的女子面前瞪大了眼睛,嘴上不停的在说这些什么。但看着主位上女子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几乎都黑了,而且完全一副风雨欲来势不可挡的架势。

可是,男子仿佛像是完全豁出去了的样子,说完自己想说的话之后,便直接甩手转身走到同伴男子的身边,一把拉起同伴,然后直接就朝着期初来的大门方向走去,完全不得主位上的女子任何开口的机会。

只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就过了。所以,当两个人走到快要踏出门阶的时候,主位上的女子将手中的酒杯一甩,狠狠地砸在了脚下的地板上,然后手上挥出一道白光,直接打在了赶着离开的两个人身上,奇迹的,两人竟然像是被定住了的木头人一般,只余眼睛在不停的转动着眨呀眨的。这说明,两个人还是自我意识在的,只是身体不能动了。

然后,紧接着,只见主位上的女子忽的竟凭空消失不见踪影,但是却在下一刻悄然无声的又凭空出现在了被定住的两人面前,而且还一脸的怒容。

然后,女子并没有其他的举动,只是,当着两人的面,说着几乎话,然后便又像之前那样凭空消失了。

同时,被定住的两人也像是被解了禁一样,都一个踉跄的退了一步,身体可以动弹了。但是,他们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脸上灰白如纸。

看到这里,桑默眼前的景色忽然就转变了。只见着,朝着一个方向的每一个地方的山坡上的花草树木正在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干涸枯萎,甚至,连百姓菜地里的菜,农田里的农作物,池塘里的水草,它们都在枯萎死掉。

然后,那些辛勤劳动的百姓个个都在悲天喊地的。

到这里,桑默似乎看懂了一些,也知道了,这个植物全部枯萎死掉的地方,是整个南方地域的蓝族和云霞国。而那位主位上的女子应该就是那传说中的修炼成仙的上仙了。那么,现在这一刻眼前出现的是历史的重演,最真实的原版剧情经过。

原本,桑默以为事情到了这里就算是完了的。但是,她又错了,事情根本就还没完,还有更精彩的下半部在上演。

于是,桑默就接着看下去。

画面又开始转换,然后停止。

这一次,出现的画面竟然是之前凭空消失的女子,也就是上仙了。此刻,她竟然是俯首跪在地上的,地点也同样是一座气势磅礴雄伟壮观的大殿之中。

只是,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大殿,似乎要比之前上仙所在的大殿要华美得多得多,而且还是四周轻云薄雾淡绕着,仿佛仙境一般。

更稀奇的是,这大殿的两边还分别站着两排各式各样穿着华丽高贵的人,有男也有女。

不过,看着这样的场面,桑默怎么看都有种像是在天庭的样子。然后,桑默仔细的去看坐在大殿主位上的人,是不是如她想的那样是天帝样子。

没想到,还真的是,龙袍加身,虽然那主位上的那位夜戴着的冕旒遮住了他的样貌,但是,那样的穿着打扮,就是电视剧里天帝的打扮没错了。

然后,只见是有人在向天帝述说着什么要事,其他人都毕恭毕敬的低着头,都是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只是,主位上的天帝在听完底下人的述说之后似乎很生气,气的连冕旒前的珠帘都在摇摆不停。

接着就看见,天帝一手拍在身前的案桌上,然后指着底下跪着的上仙,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上仙并没有怎么样,只是仍旧跪伏在地上,承受着天帝的一切说辞。

然后,上来两名像是士兵打扮的人上前来一人一边的站到了上仙的两侧,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接着出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从宽大的衣袖里掏出来一面小小的古铜镜子,然后在手上一个翻覆,小铜镜子瞬间变成了一个一米宽的大镜子,老者示意上仙往镜子里看的手势。

上仙默默地抬头又低头的朝着变大的镜子里看着,脸上的神色也在不停的变换着,眼里有着被隐藏起来的悔意,但是,却忍着没有开口说任何一个字。

而从桑默这个角度看过去,能一眼就将镜子里的景象看清楚。镜子里显现出来的不是别的,就是蓝族和云霞国的黎民百姓苦不堪言的贫瘠生活。

眼看着,主位上的天帝似乎在做最后的问话,问着被士兵抓着两手的上仙什么,却只见着上仙仍旧是一脸没有表情的神色。

于是,只见着天帝朝着士兵挥了挥手,然后,就见着士兵掺着上仙后退着离开了大殿。只是,在上仙退离之后,似乎是有人站出来为她说情了。

然而,似乎是没有什么用,因为,桑默见着主位上的天帝挥着手,然后直接站起来走人了。

紧接着,画面再一次的转换,又是上仙的场景,只不过,不同的是,上仙不仅是脸色苍白得无力,甚至连她那双如墨的眸子里也消失了光芒,只剩一汪死寂,那是绝望的人才会有的眼神,但是,桑默没想到会在这位上仙的身上看见。

因为,之前的种种,甚至包括在天帝的面前,上仙的眼中的那种不可磨灭的傲然都没有低过头,但是现在,桑默真的看着这样的上仙感觉很难受。

桑默大概也能想象的到,对于上仙对蓝族和云霞国的惩罚,天帝定也是对上仙判下了更严重的惩罚,只是,此刻看着被押解着的上仙,虽然衣着没有丝毫的凌乱,但是,若是一个人没了活下去的灵魂,那和死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眼看着上仙被押到一个看着像塌陷的一块空洞一般的地方,没人能看得清那里面是怎么样的,只看得见一片白雾笼罩旗下。

然后,桑默还没来得及多想,或是说,桑默心里才出现一个关于那块空洞的联想间隙,但是,下一刻,她便以见着一闪而过的画面,上仙被推了下去,直接掉入空洞里,迅速坠落,瞬间不见了踪影。

桑默被惊得张大嘴,却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那个用肉眼看不出来深度的恐怖空洞,刚才吞噬了一位上仙。

然后,依旧是画面转换,这一次的转换场景很快,像是快进的电影让人过眼不及,但是桑默还是看懂了,那些都是那位上仙被推下空洞之后的遭遇,一世接一世的快进着,从出生到死亡,从开始到结束,桑默看着那位上仙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的过活着,似乎,在那位上仙那一世接一世的身上,桑默没有看到一丝丝的感情。

看着这些,桑默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在这里继续看下去,感觉就想是在看电影,但是却又那么的具有真实感,这让桑默很困惑。这里面究竟在预示着什么,是她必须要知道的?

然后,没过多久,桑默知道了这一切的一切的场景里面在向自己预示着什么了。

因为,在场景的最后,桑默居然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从出生到发生意外离开自己的世界的那一晚,都一一的在播放着。

看着这样的快进播放,桑默的心疼得在滴血,不为别的,只为再一次的看着在现代世界里爸爸妈妈为了保护她而葬身地下室火海的画面。虽然很快,但是,桑默却还是看到了爸爸妈妈的脸。

十年,自己已经有十余年没有见过爸爸妈妈的脸了,甚至都想不起来爸爸妈妈的笑容了,但是这一次,她却有幸看到了,这,对桑默来说,似乎是唯一值得喜悦的感觉了。

然后,剩下的,桑默整个人被悔恨侵蚀,只因为,她知道了,原来,自己也是那为上仙转世中的一员。原来,自己就是那个对蓝族和云霞国投下诅咒的人。

尽管没有得到上仙遗留下来的记忆,但是,在看过那一幕接一幕的无声场景之后,桑默却是生生的承受下了上仙全部的悔意。

这样的事情,居然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桑默觉得这已经不是精神错乱可以来解释的事情了。但是,它翩翩就是发生了,让她始料不及。

也就是在这时候,原本耳边没有任何声音的 ,却突然的,桑默的耳里却想起了一道宛如天神一般的罄告声响起,而且句句对桑默而言都是惊心动魄。

“默上仙,介于你苦修得道成仙,却妄自称大,罔顾民间百姓死活种下邪恶诅咒,让人间百姓受苦受难苦不堪言。先本帝惩罚你亲自下凡间继续体验民间悲苦,十生十世,轮回转世,找寻自己种下的恶果之门的解除之法。若是在千年后你还是不能解除自己种下的恶果之门,那么,你将消失于世间万物之中,化为无物。若是你能找到解除之法,那么,本帝会将你这修炼千年的法力和功力都归还于你,助你最后的一臂之力。但是,你仍旧还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至于是什么样的代价,这个到时候你自己会知道。现在,随士兵去往你该去的地方吧。”

桑默的脑子里在不断的回旋着一声接一声的天神之音,听得桑默苦笑在心底,但是却又有了恍然大悟的了解,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原来,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是为了赎罪。

随着耳里的声音渐渐变小,最后消失,桑默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有了不明显的变化,脑海里也瞬间涌进了源源不断的文字定义,或者用更准确的说法是法力的口诀。本能的,桑默甚至都不用去记,这些口诀,桑默便能随着心想便能随意使唤。

然后,结合自己的法力,桑默更加用心的却弹奏手中的寒玉琴,手上的灵器似乎是感受到了桑默的法力作用,发出来的乐声更加的具有震撼力了,仿佛每分每秒都能震撼到人的心灵去。

而,外面,随着桑默所弹奏出来的音乐之声,传播出去之后,也渐渐的开始有了不同的变化,跪坐在天台底下的人们像是被音乐抚慰着闭着眼进入了梦想一般,脸上收拾安祥的面容。

只是,在得知前后一切因果之后的桑默这时候却在承受着锥心蚀骨的煎熬。是了,因为结合了法力,现在的自己并不是千年前的默上仙,所有平凡的载体让她非常的不适应,法力她是能超控,但是,身体却似乎是在排斥着这些久远的东西,所以连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像是要剥离自己的肉体冲出去一般,疼痛已经没办法形容了。

但是,桑默却在咬着牙忍耐着,因为她没有忘记云逸之前说的话,若是她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弃,那么,浩赏悾璟和薄奚姝人他们的家乡在不久的将来就要面对灭亡的灾难。

所以,即便是粉身碎骨灰飞烟灭,桑默也不会停下手中的动作的。

桑默那边在坚持着,而在圈外的八个人也在坚持不懈的努力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灵器在继续演奏着最熟悉的曲子,诀玉也在不停地吸食着那不间断的血液。

大家都是在静心地虔诚着,但是,只有万俟珩在注意这几个人的变化,最开始是外围的五人,只见着他们手上的诀玉的颜色似乎是越来越红了,仿佛就像是要喝饱似的,而五个人的脸色却是越来越惨白了,像是摇摇欲坠的样子。

而后,里面的四人,手中的动作虽然没有停下来,但是他的脸色也是越来越惨白了,而且他们手中的灵器也呈现出一种耀眼的红色光泽来,跃跃欲放的。

“前辈,他们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还有,您看默儿那边,为什么我看她的脸像是越来越模糊不清了的感觉?”

万俟珩是想看清楚在光芒保护罩里的桑默的脸,但是,没办法,似乎他怎么看都看不清楚,所以心里急得只能找云逸帮忙了。

“万俟小子,静下心来,不要出声,现在是他们最至关重要的时刻,万万不可打扰他们!”

云逸不是没听见万俟珩的焦急,但是,他更知道现在的重要性,所以,他只能这样来督促着身边的万俟珩,就怕他一个忍不住的坏了大事。

而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万俟珩解释,因为这一切早就不在他能预测的范围内,从桑默他们开始之后的一切结果,都是天帝才能知道的结果,所以,他也只能站在一旁干瞪眼。

“……”

万俟珩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抬头看着天空中属于桑默的那颗辰星,似乎是在闪烁不停,而且光芒也似乎越来越暗淡了。而围在她周边的那些辰星也同样的光芒在减弱。

这预示着什么,万俟珩比谁都清楚,只是,他没办预测跟桑默有关的任何人的未来和过去,所以,现在他的心急已经是有如被成千上万的蚂蚁在啃食,疼痛却无能无力。

不想,其他八个人似乎也有着相同的感应一般,像是都听见了万俟珩刚才的话,也都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但是他们看的不是其他地方,而是在光芒保护罩里的桑默。

而且,他们也如同万俟珩看见的一样,觉得隔着光芒保护罩的桑默似乎越来越朦胧不清了,就像是桑默离他们越来越远了一样的感觉。

“小子们,不要分心,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要成功了。”

云逸也在全神贯注的关注着桑默与八个小子们的状况,所以,闻人魄他们一睁眼,他就看见了,所以,立马的让他们专心于手上的事,其他的什么都不提,免得更让这些小子们分心不已。

听到云逸这样说了,八个人也不好再多想,眼下还是先协助桑默完成重任吧。更何况他们的脑海里出现的画面,让他们知道了一些他们重来都没去想过的事实,而这些事实原本是不属于他们的,而是桑默独自一人的轮回传世。

但是,看着桑默以不同的身份在一世一世的轮回转世中冷漠的过活,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人努力的活下去。看着这样的桑默,八个人的心中都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这个女人,是他们都想要放在心尖上去宠爱守护的人儿,没想到在他们不知道的世界里,她承受着那般残忍的对待。

一个人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转世众从出生到死亡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人,这是怎样的悲哀!

于是,在这一刻,在他们八个人的心中都有了一个相同的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陪在这个女子身边,不离不弃,白头偕老!

这边,他们在心中各有所想,但是,在桑默那边同样也是种种非人煎熬。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桑默感觉到自己的才刚刚回来的法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就像是看得见一样,桑默就是这样清楚的有这样的感觉。

而且,忽然的,桑默心底犹生出一种,似乎她马上就要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去的预示想法,但是,很快的就被桑默给压了下去,因为现在不是想着离开的时候。

然而,桑默这样想着的同时,她却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变化,所以,当一切发生的时候,她根本就来不及留下什么。

周围的天空,开始慢慢的变化,又周黑的天渐渐的泛起白光,但时间却还是真正的午夜凌晨,天空却奇怪的泛白,只是,仔细的看看,就会发现,其实白光是从桑默的周身还是泛白光的,然后渐渐扩散开来。

随着白光的扩散,桑默手下的寒玉琴音传出来的声音也开始向外延长而去,然后变得空旷无比,竟能传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

此刻的桑默坐在白光之中,额头上的红莲图腾也在愈见的鲜艳起来,甚至额际都已经被汗渍染湿,汗珠也在顺着脸颊不断的往下流着,但是桑默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以吾之身,以吾之心,以吾之意,遣吾之过,责吾之悔,叱吾之错,望祈予吾之咒,解之!”

脑海里的浮现的文字,桑默没有多想,便直接念出了口,然后,手中的动作也跟着迅速调高,加速,空泛,最后,落音。

泛起的白光骤然破开,直达南方而去,然后,覆盖整个南方地域,接着“砰”地一声,白光像烟花一样绽放开来,无数的星光坠落下来,落在了南方地域的土地上,像是预示着希望一样,降落在南方的大地之上还发着点点星光。

“成了。”

看着眼前的一切顺利发展,云逸感到异常的高兴,这一刻他也等了几百年的时间了,总算是完成了天帝交给自己的引导任务了。

这边,随着桑默手中的动作停止,外围的八个人也停了下来,同时正好也听见了云逸说的话,大家脸上也都松了一口气了。

然而,就在大家都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那包围着桑默的光芒保护罩却忽然的光芒四射开来,刺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来。

“噗——!”

突然,一声喷噗的声音响传进天台上几个男人的耳朵里,引得他们顾不得刺眼的光芒让眼睛多么疼痛,都冲上前去查看究竟。

但是,让他们更加觉得刺眼的是当他们看清楚光芒里嘴上还沾着大片血迹的桑默,证实刚才在他们心底的预想是完全符合的,桑默出事了。

“默儿!”

“默!”

“默儿姐!”

“小默!”

“桑默!”

“小桑!”

“默默!”

“女人!”

“桑小姐!”

几个人异口同声的焦急的呼喊着,想要突破光芒保护罩,但是,无奈没有用,就是这样一道薄薄地光屏挡在了他们之间,让他们过去,桑默也出不来。

更让他们惊惶的是,在隔着光芒保护罩的情况下,他们看见桑默的身体竟然越来越淡了,就像是散开的浓雾一般随着时间越来越淡。

最后,他们心底的警钟终于响起来,桑默是在慢慢消失!

“怎么回事!前辈,默儿她怎么了?她……”

万俟珩再也忍不住的转身朝着身边的云逸大吼道,他不希望眼前情况再继续下去,但是,内心的感觉在让他害怕,他不敢往下继续想下去。

“咦?呀!丫头她要回去了……”

云逸也看见了桑默这边的变化,而且,他还看出来包围着桑默的那束光似乎跟之前的不一样,像是穿破天空而来的,就像以前他带桑默来这边的世界时的情况一样。

“回……去?默、默儿她要回去哪儿……?”

站在万俟珩身边的几个人都听见了云逸说的什么,但是却都不解的望着他,彻底的不明白他话里是什么意思。而万俟珩似乎已经想到的了什么,但是,他不敢确定。

“当然是回去她自己的世界了。”

云逸在专注着桑默那边的变化,想要确定桑默在回去的路上不出现任何意外,毕竟是自己将她带来这个世界的,所以,他还是挺在乎这丫头的安全的。

只是,他却忘记了桑默在身边的与她有着那所谓的命定姻缘几个男人在听到他说的话后会是怎样惊骇的表情。

因为他们之前在脑海里看见的景象早就知道了桑默来自哪里,那是与他们不同的时空的一个世界,那是他们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的世界!

“铛——!”

就在大家都专注在桑默身上的时候,突然天空响起一声铛响,然后,只见着刷的一声,有什么东西飞向了桑默头顶上的光束里,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四器五诀玉居然都混进了光束里,围城了一个圈,像是在启动这什么,在高速的转着圈。

然后,随着四器五诀玉旋转的速度所造就出来一道更刺眼的光线来,直接打在桑默的身上,将桑默圈了起来。

“小子们,有什么话的,赶紧跟默丫头说,四器五诀玉已经启动了时光隧道的大门,再不说你们就没机会说了。”

看着四器五诀玉将时光隧道的大门渐渐地打开,云逸这时候才想起来万俟珩他们几个人来,于是为了弥补他们,便赶紧告诉他们这是最后的话别时间了。

“默丫头,你不要慌,我知你肯定是受了很重的内伤,你也不要害怕那束光,那是通往时光隧道的大门,是你回去的路。现在时光隧道已经开启,你是走不出那道光线的。你也不要反抗那束光,不然会打乱时光隧道的路线,到时候你被送到什么其他的时空,你就再也没有回去的机会了。你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着被送回去,还有,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就赶紧趁着还有时间久告诉他们,不然也许没机会了。”

云逸这边也不忘记提醒桑默,让她不要自乱阵脚,免得造成更加不能收拾的局面,还是赶紧说点告别的话快些。

“默儿……”

“默……”

“默儿姐……”

“小默……”

“桑默……”

“小桑……”

“默默……”

“女人……”

“桑……”

九个大男人又是异口同声的喊着桑默的名字,但是却都不知道想要抢着将自己最想说的话说给桑默听,因为他们都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也由不得他们改变得了。所以,这时候,他们只想内心最真挚的感情告诉她就好,只求她别忘了自己就好。

但是,桑默却不给他们这个机会,而老天,也不给他们那个时间。

因为,桑默根本就不等他们开口,便直接喊出了自己在云逸亲口告诉自己回去的时间到了的时候就做好了的决定。

“珩,阿魄,小夙,千澜,璎珞,悾璟,阿羽,青葙,姝人,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一年!我只给你们一年的时间。一年后,若是我还没有回来这个世界找你们,你们必须忘了我,因为,我也会忘了你们。”

然后,在万俟珩他们九个人脸色都因为她的话而泛白的时候,桑默却转身对着云逸微微一笑,带着恳求的眼神,对云逸说。

“前辈,我知道你能帮我办到这件事,他们我就交给你了,让他们忘了我。”

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天空忽然大泛耀眼白光,光芒一闪,然后瞬间将桑默吞没,然后又瞬间消失不见,前后不过眨眼的时间,之前桑默在的地方,现在已经空无一物。

在这个世界里,桑默,彻底消失了。

冬去春来,百花齐放。一转眼,春天竟然又到了。

距离桑默离开这个世界回到另外一个世界已经马上就要满一年了,其实真正的算起来,其实也就还有明天一天的时间就到桑默口中所说的一年期约了。

如今,现在,当初在天台上的人都没有离开过律音殿,他们都在律音殿常住了下来,都在等待桑默的归来。

当然,这里面只有一人除外,那人就是云逸了。其实,他也不是不想离开,只是万俟珩和其他几个人用生命留他,他不敢不留下来。

这其中,也带有一份愧疚是云逸无法难辞其咎的,毕竟,是他将这些人送带桑默的身边的,现在桑默离开了,他只能自动的留下来等待桑默的再一次出现了。

尽管,他也不抱有多大的希望,也明白这一切都是天帝的安排,但是,他留下来也是为了帮助桑默完成她最后的祈求,一年期约一到,他便消去这几个人对桑默的记忆,这也是为了他们往后的幸福好。万一桑默再也不会回来这个世界,这些人难道要等她一辈子吗?那他的罪过就大了。

“万俟,你确定,小默会从这里回来?”

此刻,时间已经算得上是午夜了,春天的夜晚天气是寒冷的,但是万俟珩却和其他八个大男人却是站在一座小型的湖泊边上等待着,丝毫不被冷气侵蚀一般。

“嗯,我第一次见着默儿,就是在这里月灵山小湖等到她的。”

万俟珩仰着头望着满天的繁星,慢慢地回答鲜于千澜的问话,话说出来的时候,其实连他自己都在期盼着,期盼着那颗属于桑默的耀眼星辰能让她再一次的回来到这里。

是的,尽管桑默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回去了,但是,属于她的那一刻星辰却依旧璀璨耀眼,这说明桑默回到自己的世界后仍旧平安无事,这让他们在这里放心了下来。

“她,真的回从天上掉下来吗?”

难得从来都冷淡如漠的百里璎珞竟然有些急切的开口问了桑默回来的真假,语气中的期待更是怎样也隐藏不了。

“没错!”

万俟珩宛如天神一般的点点头,给大家坚定心底的期待。

其他人也真的因为万俟珩肯定的答案而放下了心来,这样一来,他们也真的相信那个带走他们的心的女子一定会出现。

于是,带着这样的期待,他们都默默地守在了这个小湖边不离开,并且都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以便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那个人的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然后,日升日落,月灵山小湖边却仍旧是一片平静,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的迹象。

这,让等待的人的心情逐渐的变冷变凉了下来。

一直到期约的最后一刻,那个原本会出现的人,仍旧没有出现,但是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了。

“额,我,是来履行对默丫头的约定的。”

云逸出现的平静无波,他是应约而来,应一年前的约,是和桑默的约。

“你们,准备好了吗?”

只是,眼前这几个很明显已经处在失魂落魄般的小子们,云逸却仍旧还是选择了该说的话和该做的事。

“前辈,我,我能不能不……”

濮阳青葙摇着头后退着,他不想失去对那个人的记忆,他想留着,既然留不住的她的人,那么这属于他的记忆,他不想也被剥夺了去。

“我也不要!绝对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亓官夙见着不只是自己一个人不想失去那珍贵的记忆,狠狠地摇着头在拒绝,怎么都不能失去,更不能就这样傻傻的放弃等待。

“我也不想……”

随之跟随在后的百里璎珞竟也难得的说出了自己的心意,这个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与桑默相处的男人,竟然也想要保留那分独有的记忆。

“你,你们这样是没有用的,你们该知道我答应了丫头的,所以,你们还是好好的听丫头的话,过自己的幸福日子吧。”

云逸见着这些曾经对桑默而言来是命定的姻缘的男子们,他其实也很不愿这样,但是,上天的安排,他也无能为力。

“前辈,我不会让你夺走我的记忆的,不会。”

一直在沉默的鲜于千澜开口道,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过云逸的安排,但是,他不试过他绝对不死心,所以,他不会就这样的放弃的。

说完,鲜于千澜的身后就出现了一拍黑衣覆面的劲装男子,然后,全都是一副一触即发的警惕状态。

“前辈,对默儿的记忆,现在是我们最重要的东西,你能不能让我们自己选择放弃还是不放弃?”

万俟珩的视线一直都在那平静的湖面上,仍然在等待着奇迹的降临,但是对于身边人的动静,他都在听着,所以,也说了一句。

“珩小子,你知道的,对于你们,我是有愧的,但是,对于默丫头,我是最对不住她的,她从来都不曾求我帮她做过什么事情,这是唯一的一次!”

万俟珩的恳求云逸不是看不见,但是,他真的不想愧对默丫头太多,所以,这一次,他站在默丫头这边,何况这也是为这些小子们好啊。

苦苦等待,还不如回到最初。

“好了,我知道你们这些人都是有权有势之人,也都有准备防备的,但是,你们也该知道,那于我而言不过是雕虫小技一般,所以,你们还是平静的接受事实吧。”

云逸也不想再多与他们多说什么了,这样一来,也不过是让这些人徒增心伤而已,不如直接动手抹去他们的记忆就好。

说完,云逸直接抬起双手在胸前比划起来,嘴里也在念念有词的,接着便见着他两手间出现了一团白雾似的疑团在聚集这什么力量。

而,云逸这番动作看着似乎是要了些时间,但是其实在人眼里也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完成了,所以,万俟珩他们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眼看着那团白雾就要扑过来的样子,他们愣地没动。

又或者说,他们根本就动不了。

“喂!臭老头,你想干什么?你想对我的男人们做什么?”

然而,就在云逸要将已经聚集好的力量会出去之际,忽然,在从他的正前方传来了一道冷静而又带着笑意的熟悉女声。

“丫,丫头!”

匆匆地抬头望去,看见的居然是从天而降一脸笑意的桑默,不禁吃惊的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呵呵,前辈,我回来了。”

从天而降的桑默朝身旁看了一眼,然后自己安全着地,然后在中间隔着一排人墙的地方向云逸打着招呼。

“你,我,你……你真的回来了!”

云逸有些不敢置信,但是看着安然无恙真的归来的桑默并不是虚幻之影,不禁立马高兴得大吼了一声。

“嗯!”

桑默也大大的应了一声,然后只是一脸笑意。

“呵呵,好,回来就好,小子们,你们的心上人回来了,快回头看看吧。”

说着,云逸一挥衣袖,然后立即的,所有人都转了身,因为刚才的对话,他们都听见了,所以都迫不及待的回身找寻那道身影。

一眼既定!

九个男子,都一眼就看见了心中的那个人,却也都没有动身,只是望着,望着,像是永远也望不够似的。

“大家,我依约回来了。”

看着眼前九个都消瘦不少的男子,桑默淡淡的勾起嘴角,说出最动人心弦的话,让对面的九个男人悬着的心都踏实的落了地。

离开一年,桑默的变化其实并不大,就只是额头上绽开的火莲图腾又收了回去,只余下之前的三条火纹图样,其他的仍旧还是以前的样子。

“这一次,我不会再离开,所以,你们十个人,要陪我一起慢慢变老变丑。”

桑默的第二句话是这样说的,而她口中的十个人,并没有包括云逸,而是同她一起回来的莫云。

“是莫云带我回来的。”

桑默的第三句话说完,伸手将身边站着的莫云拉到众人的面前。而莫云仍旧是冰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但是在对上桑默的双眸时,似乎才有了一丝温暖气息。

“好了,现在,我们回家吧。”

桑默说完,牵着莫云走向前,用另一只手牵起万俟珩的手,然后用眼神望着其他几个男人,结果,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直接跟着桑默走,回家了。

是了,现在对他们而言,什么都比不过桑默能回来这件事情。至于是十人还是几个人,对他们而言已经没有什么计较,毕竟之前他们都知道,大家都是一辈子都会陪在桑默身边的人,所以,多一人根本没有任何差别。

然而,这些人没话说,不代表云逸没话要讲,只是此刻的他被眼前看到的事实震撼得忘记了去问而已。

“啊!我想起来了,刚才那个穿白衣的金眸男子是金郎至尊上仙!那位放弃位列仙班甘愿只做蛇王散仙的金郎至尊上仙!我的天,丫头居然认识他!”

所以,当云逸回过神来之后,想起一切之后,却也只有他自己一人在这空山之中咋呼个不停了。

《全文完》

------题外话------

结局了,会有番外,有时间会传上来,写了这么久,让大家等了这么久,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