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褚凤歌2

小说:花开淡墨痕作者:一树梨花一溪月更新时间:2019-05-20 12:47字数:270338

YD的褚书记终于姗姗来迟,身后跟了一个稍显娇小的女孩子,简洁的裙装,浅笑盈盈。

这女孩子很漂亮,尤其一对黑澈清亮的杏眼,带着点狡黠和灵动,将逼人的美貌映得生动柔和。与外貌出色的阿染站在一处,完全是金童玉女的现代版,郎才女貌的现实版。

都说小孩子的眼睛最纯净,能轻易感知一个人的善意。

敛痕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决定喜欢这个漂亮的姐姐,靠在陈子墨的怀里,一个劲儿的往人家身上扑。洗砚跟他爹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仍是正襟危坐的谦谦君子风范,撇撇嘴角,认真的纠正妹妹的错误,“Lucy,染叔叔的朋友,该叫阿姨的。”

敛痕把嘴巴嘟起来,这是她最近最喜欢的动作之一,鄙夷的看着哥哥,反驳,“妈妈说,漂亮的都是姐姐。”小丫头摊开手,一本正经的再度鄙视兄长,“Lukas,难道你不知道?女孩子都不喜欢当阿姨的!”

两个小孩子的童言童语逗乐了一屋子的大人,阿染拉着人家姑娘入座,殷勤周到得让我和陈子墨双双侧目。

云瑄和阿染不熟,自然看不出这样的他有何不同。我和子墨却是眼见着阿染如何在一众美女堆里周旋过来的,他对女人温柔不假,也会将人照顾的无微不至,但骨子里绝对是把她们当作了弱者,在他的概念中,照顾弱小只是责任。

但今天的阿染却很不一样,同样的殷勤备至,同样的温柔呵护,行动间却多了几分重视和尊重。两人在举手投足间,隐隐带出几分旗鼓相当的意思,眼神的互动也是有来有去,并不是以往一边倒的照顾与被照顾。

我轻轻一晒,与子墨交流交换了一个眼色——阿染这小子,遇着对手了。

敛痕这小丫头小时候安安静静的,没想到长大了却话密得不行。既不像她爹沉默寡言,也不像她娘淡定沉稳,倒是越来越像林思妙的聒噪样儿。

人家姑娘水还没喝上一杯,小丫头已经把“漂亮姐姐”包括生辰八字、血型星座、兴趣爱好在内的消息打探完毕,那架势,绝对有娱记一八到底的范儿!

我在边上一边看一边偷着乐,眼看着子墨两口子一个摇头一个扶额,拿这小丫头一点儿辄都没有!对面的阿染表情也很让人玩味,瞧他频频挑眉的模样,估计这些内幕连他都没敛痕现在知道得这么详细,不然怎么一脸“我赚到了”的表情?

这顿饭吃得,绝对物超所值!

说起来,沈醉这姑娘还真有两把刷子。首先,能让阿染另眼相看的女孩子必然有过人之处,更何况还是头一个带回来的女孩子。看阿染的意思,是已经认定人家了,只不过,目前大概还没征的人姑娘的首肯,不然,刚进屋那会儿,也不会用眼睛狠狠剜他那么久了。

其次,能在敛痕小丫头的嘴底下平安无事还能反戈一击的主儿,绝对不简单。不说别的,除了林思妙之外,连她爹妈都不能保证次次完胜。

看小丫头几乎整个儿挂在沈醉身上的腻乎劲儿,就知道她绝对已经百分百赢得喜欢家小公主的芳心,顺带的,陈子墨和云瑄也绝对会无条件接受,至于洗砚?呵,这小酷哥才懒得理这种儿女情长的事儿呢!

其实,早在阿染跟我借山城的公寓时,我就隐约有所察觉。若只是工作上的合作,阿染根本用不着特意开这个口,谁不知道那房子是我跟思妙定情的地方?虽不是什么紧要的资产,总有些纪念意义在,轻易不会借出去。

不过我当时也没把这当回事,毕竟阿染那小子,骑士情结根深蒂固,偶尔的情动,也不是没有过。再怎么折腾,不过三分钟热度罢了,我等着他自己放开手。

后来,他开始在电话里提到李进给他介绍的沈律师,当然,还有那个目的不明的情侣计划。一开始,我以为这种蹩脚的所谓“计划”一定不会入得了阿染的眼,八成是碍着陈子墨那位熟人的面子,才没好意思当面拒绝。

可日子一天天的过,阿染提起他的绯闻女友的次数越来越多,语气也越来越自然,直到他提到会趁十一假期带个朋友过来,我才联想到自从他从山城回来的这一连串的反常。

果不其然,这小子终于还是陷进去了。

我,乐见其成。

其实,在今天见面之前,我特意找朋友查了沈醉这姑娘的底,呵,结果很让人意外啊!不过,我没打算告诉那小子。

至于原因么?很简单,我十分期待褚未染吃瘪……真的!

话说阿染这小子,破坏力一贯惊人!叛逆期的时候,他跟着我和陈子墨到处混,年纪不大,煽风点火的功夫却练得炉火纯青,也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让我们给他善后。

等到他玩够了,出国了,又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迷花了眼,一度迫使我们放弃了在祖国大地上再见到他的期望,惹得伯母时不时找我娘来哭诉,顺便数落一番我这个堂哥的失职……

为了这,我不知道替他担了多少莫须有的碎碎念,何其冤枉啊!

好不容易这小子改邪归正了,一路飙升的职务比陈子墨还顺风顺水,让人眼红的履历表里,既有基层锻炼时漂亮的成绩单,也有管理职位统筹兼顾的经验,按这个势头,恐怕陈子墨也难拼得过他。

按说,这回不会再出什么乱子了吧?可惜,事与愿违。

这小子还有个特点,喜欢别出心裁,总不肯按部就班的做事。愣是把个市委书记当得争议不断!

就拿这次去山城的经历来说,明明子墨可以通过上边给地方施压,让他的动作轻松许多。可他偏偏选择自己迂回,带着沈律师和他那个来历不凡的关秘书,单枪匹马的杀过去,说是要深入敌后才能逐个击破,他的行动里绝不允许漏网之鱼的出现。

说实话,当时听他说起他们的打算,不是不心惊的。

他们这几个初生牛犊没见识过真正的黑暗,我和子墨却见过,所以他这趟差事,我们实实在在是捏了一把汗!这不,不但要麻烦陈子墨替他往来照应着,连带着我也得帮他整治些商场里的麻烦。

你说说,这小子要是不给他点儿颜色瞧瞧,还真把我当成老妈子了,天天跟他后边儿收拾烂摊子了?不过,没打过牌的人就是手气壮!竟真给他们这帮瞎猫碰着了死耗子,还是论“窝”的!

依我看呐,咱褚书记带着沈律师回来,颇有点衣锦还乡的意思。虽然山城那边儿还没到动手收拾那帮蛀虫的时候,但是这枝枝杈杈的关节已经差不多搞定,子墨也帮他们请了尚方宝剑下来,就等着时机成熟,收网捞鱼了。

不过私下里,该嘱咐的我还得嘱咐,不管他再怎么能干,也得叫我一声哥不是?

更何况,这小子以前野惯了,加上人确实聪明,多少有点自以为是的毛病,我不狠劲的压着点儿,难保他不飘起来!伯父伯母好不容易盼来的浪子回头,可不能让他这么给“飘”没喽!

我不多看着点儿,哪成啊?

这话说回来,我总觉得吧,其实阿染比子墨更适合从政。官场里的这套东西他比谁看得都通透,而且他胆大心细,关键时刻比子墨放得开,成就也必定要超过子墨现在。

其实我们都清楚,子墨之所以走上这条路,主要还是为了子书哥。

那个记忆中光芒耀眼的陈子书,绝对是我们这拨孩子心底永远的梦,绝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磨灭。

还记得云瑄离开的那天,我陪着他大醉而归。从不醉酒的子墨拉着我的袖子叫“哥”,说他这么多年的努力,这么多年的隐忍,这么多年的付出。还有,为了今后的仕途,不得不放开小瑄的手……

我知道,这些话,是他说给子书哥的。

当年的陈子墨为了兄长的离开,自暴自弃过,桀骜不驯过,但最终,对兄长的怀念战胜了心中的不甘,把兄长的理想当成自己的信念,一步一个脚印,走回了子书哥早就规划好的路。

他心里的苦和痛,我清楚,也理解。当年恰是我陪着他度过那段荒唐岁月,也是我陪着他熬过在外求学的艰辛,最后,更是看着他重归仕途,走上曾经最讨厌的、被兄长一肩扛起的那条路。

为了走好这条路,子墨放弃了许多,也改变了许多。万幸的是,他没有因此而错过小瑄,总算是抓住了自己的幸福。

我相信,子书哥在天上,也会愿意看到这些的。

我对阿染的担心,倒不是怕他错过谁,这小子一向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不吝付出努力去争取。相反,我担心的是他太过挑剔的性子,怕是很难对哪个女孩子真正动心。

可如今见了沈醉,我又开始担心他能不能如愿抓住人家姑娘的心?依我看,这位沈姑娘可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主儿,按说也跟阿染朝夕相对了这么久,我却看不出她有什么心动意思,不知道是掩饰功夫到家还是真的不为所动。如果是后者,凭阿染惯用的那些手段,怕还真有些难度。

何况,沈醉背后的顾家,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不知阿染能不能吃得消……

唉,我怎么也话这么密了……

莫不是这玩意儿也带传染的?你看敛痕那小丫头跟林思妙久了,整个儿一八卦小电台,拦都拦不住的。可我一向最不待见嘴碎的人,你看哪回林思妙唠叨不是被我给打击回去的?所以,一定不是传染的缘故!

可是,难道果真如林思妙说的那般——我就是个操心的命?操心完陈子墨两口子,又要操心阿染这小子,劳心劳力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呢?眼看着洗砚一天天的长成个小帅哥,难道还要我接着操心他的事么?

操心来操心去,好像就剩我自己的事没人操心了,不成,我得好好想想,也不能老让肥水流去外人田呐,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