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阮番外:缘,妙不可言----流产

小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作者:嫣儿九尾狐更新时间:2019-05-20 13:02字数:817665

( ) 向海蓝抿了抿嘴,良久,轻轻说道:“阮世昭,我不会拿儿子的幸福来赌,至少他懂事之前我都不会走的,况且,我很清楚阮家的能力,走不走根本不是我说了算。我的人一直会在你这里,但是,原不原谅,决定权在我。”

阮世昭怔住,她一把推开他,下床走向浴室,很快有水声传来,他默然听着,心里闷闷的,就像有一块巨石压在身上一般。懒

转眼之间又过了一个多月,秋风渐起,落叶乔木浓绿的树叶染上了一层黄,看起来有些萧索。向海蓝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却发现阮世昭正坐在她的位置等她。

“累不累?”他站起身走过去,把她搂进怀里,刚刚想低头亲吻她,却被她推开。

“还好。阮世昭,这是办公室,随时可能有人来找我,这样做影响不好。”

阮世昭勉强勾了勾唇:“对不起,别生气。”

其实,在家里她也不爱让他亲密,即使有床笫之欢,也都是他主动,她任他竭尽全力讨好。攀上高峰的时刻她也会抱紧他,可是事后她冷静得也很快,下床,洗澡,一句话也不和他说,就像纯粹的完成公事一般。

他求过她很多次,可是她一句话就把他堵回来:“你已经消耗完了我的信任。”

但是他不想放弃。两人是夫妻,朝夕相处,再说有个这么可爱的孩子,今后说不定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慢慢的过日子,即使没感情,也可以再培养出新的感情,不是吗?虫

向海蓝径自回到桌前,把手上的文件夹放下,抬眼问他:“找我有事吗?”

“马上要下班了,我们得去酒店了。”

向海蓝恍然:“对,我差点忘了,今天公司的聚会……”

“也当是欧阳琪的欢送会。”阮世昭停了停,轻轻说道,“他刚才已经和我谈过了。”

向海蓝怔了怔,旋即垂下眼,淡淡道:“也好,他不是池中物,绝对不会甘心给任何人打工。”

阮世昭仔细端详着她的表情,没看到她丝毫暧昧的情绪,心情一松,但是又很快悬起心。万一是她彻底在自己面前带起面具,把所有的情绪隐藏得太好怎么办?

“谁来顶替他的位置,想好了吗?”

向海蓝道:“早就有准备了,这个你不用担心。现在出发吗?”

阮世昭点头,等她收拾好东西,补了妆,两人一起离开办公室,开车往酒店而去。

席上欧阳琪自然引起了大量关注,他虽然刚刚进公司的时候韬光隐晦,但是相处久了,公司的人都不是没脑子的,自然看出他这人不简单,对他的离职纷纷表达惋惜。除此之外,还有人开玩笑,说他走了之后,公司不少MM会伤心好一阵去了。

饭后,年轻的员工一起去PUB喝酒,灯红酒绿,觥筹交错,阮世昭手中拿着酒杯,随意和身边的人攀谈,目光却凝在向海蓝脸上,还有在她旁边微笑的欧阳琪身上。

她在笑,可是她有多久没有对自己笑过了?

他一饮而尽,连挡酒的心思也没有,过了一会儿,他觉得有些发晕,找了个安静地方坐下。

“阮世昭,一个人呆在这做什么呢?”欧阳琪拿了两杯酒走过来,递给他了一杯。

“没什么,喝多了点。”阮世昭勉强对他一笑,转头看着和众人玩三国杀的向海蓝。

“我失意,你竟然也失意。挺奇怪的。”

阮世昭扯了扯嘴角。

“你放心,她至少目前对我是一点意思也没有的,不至于做出这么难过的样子,毕竟……你可以时刻看到她。”

“如果真的是因为你,她不理我我还觉得能理解一些……虽然不想承认,你的确很吸引女人。可是……她宁可心里空着,也不肯理我这个老公,你说……这算什么。”

欧阳琪轻轻和他碰了下杯子:“这个事情谁也帮不了你。”

“话说,你就这样走了?她……”阮世昭揉了揉脑门,苦笑一下。

欧阳琪眼神有些怔忡,良久,轻轻说道:“她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会玩暧昧,她的意思很明确,而且,她找不到突破口。阮世昭,很可惜,你把她弄丢了。”

阮世昭紧紧攥着酒杯,嘴角漾出讽刺的笑。

“你加紧吧,除非完全没机会,我一定不会放弃,我离开,等我混出点成就,或许能让她多看几眼。”他把剩下的酒喝光,转身离去。

阮世昭支着额头,凝视着向海蓝,很久,终于慢慢的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下,伸手揽住她的肩膀。

四周的同事纷纷开始打趣。向海蓝微微有些不自在,转头看了他一眼,昏暗的灯光之下,他的眸子熠熠闪光,四周有很多人,但是他瞳孔里只装着她。

她心莫名的开始发酸,放柔了声音:“怎么了,是不是喝多了?”

阮世昭点了点头,说道:“没事,看着你玩。”

“阮总在我们怎么玩啊?谁赢了向经理,今后不是要被记一笔?”

他带着酒香的呼吸拂在她颈边,向海蓝的脸越来越烫,幸好灯光不明亮,没人注意到她的神态。她害怕他真的醉了,打完这一局便说急着回家看孩子,同阮世昭离去。

司机开着车,两人坐在后座,谁都没说话,阮世昭揽住她的肩膀,她身子僵了下,终究没有推开。

刚才他的眼神不像是假的,她要不要慢慢放下心结?

可是要原谅,谈何容易。

下了车,两人去看了看阮若瑜。阮世昭一身酒气,小家伙过来闻了闻,皱了皱眉头,撅着嘴跑到向海蓝身边腻歪了一会儿,洗完澡便乖乖的睡觉去了。

“阮世昭,喝了这么多,洗了澡早点休息,我去给你放水。”她见他脸色绯红,眼神异常专注,微微有些不安,不想对他太冷淡,毕竟喝醉之后难以控制情绪,不管他是生气也好,还是难过也好,她都不想见到。

“你好久没有这样对我说过话了……”回到卧室,阮世昭忽然从背后抱住她,轻轻衔住她的耳珠。向海蓝怔了下,说道:“你喝醉了,快去洗澡吧。”

“陪我去好不好……”酒精上头,他也懒得小心翼翼隐藏自己的心思,灼热的吻贴在她颈后,辗转着,温柔而热切。

“我……我有些不舒服,今天算了好吗?”

“哪里不舒服?”他松开她,把她转了个身,紧紧抱在怀里,低声问道,“还是心里不舒服吗?海蓝,我可以等……我只希望你再给我个机会,可以不?”

“你先去洗澡好不好?”

“陪我好吗,就聊聊天都好……海蓝,我不敢松手,我怕等会儿你又不和我说话了……”

向海蓝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气,勉强一笑:“那你先别动我。”

阮世昭点了点头,轻轻解开她的扣子,温柔的抚着她的锁骨,慢慢的帮她脱干净,拉着她走进浴室,抱住她站在花洒之下,温柔的对她说着对过去的后悔,对今后的展望。无数个对不起,让她的眼睛渐渐的潮湿。

氤氲的蒸汽环绕着两人,沾湿了阮世昭的绵绵话语,很久很久,向海蓝依然一言不发,静静坐在浴缸里,靠在他臂弯之中。良久,阮世昭托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的眼睛,恳求道:“海蓝,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呢?”

向海蓝轻轻叹了口气:“这个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忘记的。给我点时间好好想想好吗?”

“我还有机会吗?”

向海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毕竟下不了决心……我想……或许还是慢慢的放下曾经的事情比较好,但是……至于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

“有机会就好……”阮世昭心情稍微松了点,把她拉出浴缸,温柔细致的擦干她身上的水,替她吹好头发,把她抱上了床。

他做的这一切让她微微有些不忍,转身轻轻吻了他一下,他怔了怔,很快回应,她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犹豫了一会儿,没有拒绝。

试一试吧,同一屋檐下的两人,还是好好相处比较明智。

因为酒精和积蓄已久的痛苦,阮世昭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几乎想把她拆吃入腹,向海蓝已经没了力气,小腹酸疼得要命,可是他依然热情不减,渐渐的,快?感变成了说不出的痛,小腹就像被刀子绞着一样疼痛难忍,她连忙伸手推他,他亦感觉到不对,那温暖湿润的地方有热流滚滚而出。

他低头,看到了蜿蜒而出的血液,怔了下,说道:“来了?”

向海蓝脸色已经惨白得不正常,他撤出,脑中就像有一道闪电划过,抓过衣服随便穿上,给她披上睡袍便往外冲,鲜血一滴滴落在地板,犹如开了许多妖异的花。

----

今天一万字啊亲们……算是补上昨天的吧…………

偶勉强还是说话算话的啦

明天情人节大家都懂的,更新或许有,即使有也不会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