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八、仙灵界

小说:慢慢仙途(仙灵界)作者:绝世小白更新时间:2019-05-20 12:47字数:1112910

若是现在动手……

看着姬颢消失之处,萧瑶心念一动,但是很快她便又熄了这个念头。且不说姬颢如今多了份藏在暗处的依仗,单说他在幻境之中于自己有恩这一点,现在还无法对其出手,否则为了这么个人毁了自己道心,当真不值当。

可惜,错过了眼下这个时机,以后要想对付他,恐怕会更难。日后亦不知是福还是祸。

萧瑶摇了摇头,深知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再多想亦无意义,还是先集中精神,找到天凝方法,提升实力吧!

旋即她看着眼前四座雄伟高山,分别是人间境、奇珍阁、学海涯以及悟道堂。之前自己便是从人间境中出来,自然不会再回去。剩下三处……

沉吟片刻,萧瑶便拿定了主意,一头扎入了学海涯中。

在其快碰上学海涯山体瞬间,山壁前波纹横生,形成一道漩涡,瞬间便将其身影吞噬,之后学海涯再度恢复了幽深与平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短暂的暗黑过后,萧瑶只觉眼前一亮,蓝天白云,自己乃是置身于茫茫云海之中。

头上烈日骄阳,碧空万里,脚下白云飘飘绵延不觉。

这是回到了外边还是依旧身处于山海洞庭之中?

压下心中疑惑,萧瑶放开神识,却发现神识所及之处空无一物,而云海之下却是难以窥视。

虽有疑惑,但也能够确定这会自己身处的还是山海洞庭,否则神识不会如此受限。

那么这里便是学海涯之中了。

但是看着大片云朵从脚下飞过,说好的秘籍功法古籍呢?!此处没有任何的参照物,她到底该往哪里飞才是?!

困惑之间,忽的一道尖锐叫喊声从后方传来。

“哎哟喂!这是要来不及了,蠢驴还不快给我跑快点!”

萧瑶一惊!连忙转身,她神识刚才扫过,后方明明空无一物,这声音怎会突兀出现?!

而且这不侧身还好,一侧身入眼便是一头顶、

画风奇异的毛驴撒着蹄子狂奔向自己!

更令人诧异的是毛驴上边还坐着一名穿着大红嫁衣的老妇,手中握着一根钓竿,钓竿前头吊着一根胡萝卜,晃晃歪歪的正好吊在驴嘴前!

看着盯着萝卜红了眼的驴,萧瑶瞬间意识到要避让,奈何那头驴一出现便如同打了鸡血般,速度堪比雷电!没等她躲开,便一头撞了上来!

萧瑶顿觉腰间一疼,竟是被这头驴给撞飞了出去!

好大的劲头!飞在空中时,她还忍不住在心中嘟囔了一句。

待稳住身形,她发现那头驴也没好到哪,直接被撞翻连同那老妇一起,倒栽入下方云海。

也就这时萧瑶方才看清,原来这毛驴长着八条腿,难怪跑起来那么快。

很快,那老妇从云上爬起,捂着脑袋并口中大喊道:“哎哟!哪家的小妖精,竟敢拦姥姥我的去路!看姥姥不撕掉你那妖精皮!”

小妖精?是在说自己么?

萧瑶颇为无辜的揉了揉腰间,想了想还是上前对那位老妇道:“这位……额,婆婆刚才只是意外,您和您的驴突然出现,在下想要避让却为时已晚。”

“哟,这么说还是我家驴儿的错咯?”老妇听罢,脑袋也不揉了,直接叉腰瞪眼看着萧瑶,末了还哼音道:“哼,不要脸的小妖精!”

萧瑶瞬间被她这句不要脸的小妖精给噎了噎,是仔细打量起老妇,只见其头发花白,脸上满是皱纹,鼻头上密密麻麻都是黑点,眼睛狭小细长,精光闪现,个头似乎还不及自己肩头,整个人看上去干瘦矮小,特别是其身上还穿着大红色嫁衣,是说不出的滑稽古怪,唯独一身修为竟一点也探不出深浅,不知是山海洞庭里的精怪异或外边高人修士。

秉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萧瑶并不争辩,拱手谦让道:“便算是小辈的不是,这位前辈,多有冒犯,实乃意外,还请海涵。”

熟料老妇见她放低姿态,却并无要揭过的意思,反倒不依不饶了起来:“你这等鲁莽,撞得姥姥我腰都折了,只赔礼便想走?天底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看您老活蹦乱跳还有力气骂人,哪里像是折了腰的人?

萧瑶心中腹诽着,嘴上却还是道:“那前辈说欲如何?”

老妇站起了身,她背略微有些驼,伸手指着脑袋还栽在云中的驴道:“你先把我家驴儿救出来!”

萧瑶依言拉住一条驴腿,随手一拔,将驴给拉了出来。

而驴看上去并未大碍,就是嘴巴里不停咀嚼着,一根钓鱼线从里边露出下边还连着钓竿。

老妇一见,顿时捶胸大嚎道:“哎哟喂!你这天煞的小妖精!你看你做的好事!我的驴儿,我的驴儿哎,呜呜……”

萧瑶看了看咀嚼得正香的驴,再看看干嚎的老妇,完全弄不明白,她到底在哭些什么,只得硬着头皮道:“前辈,您这驴并无大碍。”

“怎么会没事?!”老妇边瞪着萧瑶边抹着没有眼泪的眼角,“你没看到它把萝卜给吃了么?!”

之前杆子上好像是有根萝卜,但那又怎样?

“你难道不知道,它吃了萝卜就不会跑了么?!”

我真不知道。

萧瑶满脸黑线,看着那一脸满足,似乎再无追求的驴,暗想:原来真有人会在驴头上吊萝卜来催驴跑的。

老妇吼完,便又一脸沮丧,嘤嘤哭道:“呜呜呜!眼看宴席就要开始了,这会儿驴儿不能跑了,迟到可如何是好!”

说实话,一名七老八十的老妇做少女状的嘤嘤哭泣,那哭声还真让人受不了,萧瑶也不知眼下是个什么局,只得由着老妇继续哭泣,她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等了片刻,这老妇见她愣着并不开口劝慰,哭声立止,颇有些咬牙切齿道:“我就知道你是个没良心的小妖精,长一张勾引男的皮相,却是一肚子坏水,别以为老妇我去不了座山君的宴席,你这小妖精便能捡个便宜,你这样的货色座山君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婆婆您这到底是在说的什么?

萧瑶觉得都快要哭了,还是第一次有人称呼自己为小妖精,这山海洞庭怎么一个地比一个地更奇怪。

她正郁闷着,老妇又开口了,并且还狠狠的拽住了她喊道:“不行!我可不能便宜了你这小妖精,既然撞坏了姥姥的驴,你就必须把姥姥给送到座山君的宴席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