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骊朝的回忆

小说:穿越成女将军:骊朝之守护作者:东方小草更新时间:2019-05-20 12:58字数:123418

    嘉元二十年,骊朝

  宰相府。

  符林结束了一天与好友吴意的对国事的讨论,心满意足地回到了书房。

  从一暗格抽出一纸,他打开来,看到那亲切之言语,因为看了太多遍了:

  所谓一山难容二虎,符大哥与石研终是太像了,所以我该离开了,否则你我之争会是骊朝之祸。符大哥还记得多年前之愿吗——为国家统一、人民安居乐业而努力。

  那么国不可有一文臣长期把持朝政,否则你也将我后尘。应对之法只有一个:多方吸纳各种人才。复一句:那驻守东北之地的吴意将军虽为武夫,且因其兄之故,世人都对其有误解。但此人为石研最钦佩之人,他的气度、品格都超出常人至多,愿符大哥能多听石研之言,你也知我是与你一样的人。

  “你是在威胁老夫吗?石研。老夫曾告诉你,如果皇上会不利于朝廷和百姓,老夫便不惜做出弑君之行为,你现在是告诉老夫,如果老夫把持朝政,独断专权,你也会杀了我。可惜老夫不会让你如愿的。”符林惆怅地自言自语,脑中闪出了那小女孩的谈笑风生,想着他也要把他家的小孙女教育如此。

  燕都不远处,凉凉秋风,一名穿着淡黄色长衫的男子,茕茕习立于燕都旁的灵山上,在这里可以俯瞰山下,把整个燕都的大小楼阁看得一清二楚,那燕都的中心——皇宫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男子俯身最后看了一眼皇宫,终于恋恋不舍地转身面对着燕都,不再去看。这时才得以看清男子一张细皮嫩肉般的脸,但英俊地无话可说,虽然唇上有着的短胡子,和眼角些微的皱纹让人知道此人已非年轻,但又看不出他具体的年龄,也许三十也许四十岁!

  男子平复下刚才的感伤,从怀着掏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泛黄的纸,他脸上已带着深情地舒展开来,跃入眼帘的是:

  皇上:

  也许还是不到叫你名字的时候,从来福宫回来,我实难平复心中的汹涌澎湃。

  对你,我是喜欢的,即使你夺珍宝,让我失了守护的价值,我应该很你的,但我真的下不了手杀你。因为从第一次见面就是喜欢你之时。

  那时我们针锋相对,我讥讽,你深沉,但我知道你我都是一样的人。世人看我们一切无畏,但他们怎知我们至始至终都没有真正为自己而活,而是匍匐于地,把那该守护的人和物,硬是弄成一座山,压在自己身上。

  为此,你以为只要卸了我身上的山,我就能真正快乐起来,可是你却没发现那些竟与我命脉相连了,失去了它,我就不是石研。所以,你不可再因我而卸掉自己身上的山,否则你我更难在一起了。

  所以我暂且离开,闯荡江湖去了。十六年后在那里相见,那时我相信你是作为一个曾经勤政爱民,现在平凡无奇的百姓而来。

  石研。

  男子看完后,又默默把那纸叠好,小心翼翼放于怀中,一边下山,一边为着即将踏出的旅途而兴奋不已,因为就快见到那个人了。

  在离男子上方不远处,一三十来岁的侠女模样的女子,即使正处在鸟啼树绿,也难掩心中之痛苦,一步一步地沿着阶梯往上爬。

  十六年了,自那夜之后,她以为自己会开心的,但……

  十六年来日日夜夜竟是梦魇,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有关那人的事情,无论是当年的意气风发、有勇有谋,还是那人离奇病死的缘由讨论。

  原以为起码她可以用家人之仇得报来安慰自己,没想到半个月前却见到爷爷以前的好友、现为西北二十城大都督赖伯伯,这一次从他口中知道的真相让她再难自欺欺人了,原来她竟杀错人了。

  心中的愧疚早已把她杀了很多遍,但想起那人的话,打开多年来想扔、想毁、想打开,但终于只是好好保存的信,那曾经熟悉,现已陌生的字直入眼内、嵌入心内:

  小离:

  虽不知你我之怨,但你是恨我的吧!我也知今晚你绝对不会放过我,也不知你我经过今晚又会如何,但是无论谁死谁活都不可舍弃心中之信念。答应我,除非为了自己守护的人和物,否则无论多痛苦切不可舍弃性命。

  在外人面前平淡无奇的文字,在她心中却是汹涌澎湃,原来那人早就要舍弃自己的性命,所以才故意因她到那偏僻之地,“为了自己守护的人和物”,她这小小女婢竟成了他要守护的人而甘愿放弃性命。

  那么现在呢?早已不想活下去的她又该如何选择。终于看到了目的地,在上方阶梯的尽头,一座寺庙正屹立于山林之间,这就是她的守护之物:留下小小性命,去助被困在七情六欲的人走出心中之魔障。

  女子一边想着,一边坦然走向那沐着圣洁佛光的地方,那牌匾上的字清晰可见——“感也业寺”。

  准备休息了?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